中国文化联盟网

游乐篇:走江湖

时间:2016-08-31 13:54来源:浦江晚8点 点击:

 

 
【江湖艺人洪木海正在表演琴锣说唱。(照片来源:《月泉流痕》)】
 
    “小辫子来了!小辫子来了!” 小时候,村里来了江湖艺人小辫子,小孩子欢呼雀跃,奔走相告。
    小辫子是一个江湖艺人的艺名。他的头上留了像女人一样的长头发,在后脑勺编了一根小辫子,吊上两只小水桶,晃动脑袋,小辫子随之起舞,两只小水桶跟着转动,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两桶水转得又高又飘,没有一滴洒出来。人们不得不惊叹他的辫子功!
    常来村里表演的江湖艺人还有一个脸色发黄,人称小黄胖。记得在家门口的天井里,放了两根四尺凳,在上面搁几块台板,搭起一个临时的小舞台。他上得台来,手持一面小铜锣,敲敲打打,有说有唱,说小锣书,杭州人叫小热昏。
    小锣书语言风趣幽默,以唱为主,以说为辅,常用本地土话,加上南腔北调。在表演时,小黄胖先敲小锣招揽观众,挥扇子做手势,插科打诨,再敲竹板,说一段新闻,接着唱各种民间小调,或者表演口技,使听众捧腹大笑,忍俊不禁:“小佬食了我的梨膏糖,读书聪明又健康。老人食了我的梨膏糖,返老还童精神爽。男子买了我的梨膏糖,回家孝敬爷和娘。女客食了我的梨膏糖,一肚生下双胞好儿郎。少娘(姑娘)食了我的梨膏糖,嫁个老公开银行。驼背食了我的梨膏糖,包袱甩到江中央。瞎子食了我的梨膏糖,睁开眼睛亮堂堂。哑巴食了我的梨膏糖,戏台上面唱二黄。疯瘫食了我的梨膏糖,明朝好去爬高山。翘脚食了我的梨膏糖,城里城外任你逛。”
    这时,围观者渐渐多起来了,小黄胖就开始卖梨膏糖。在家乡,说小锣书的江湖艺人又叫卖梨膏糖的。对于小孩来说,听不懂小锣书没关系,热闹就行,还缠着爹娘买一点梨膏糖,吃在嘴里,甜在心里。
    与小辫子和小黄胖名气相当的,是琴锣说唱艺人洪木海,说、唱、拉、击,一人担当,手脚并用,动作协调;生、旦、净、末、丑语调不同,性格各异,一人表演。演唱开始,只见他用手拉琴,脚踩三脚架上的踏板,牵动绳子,绳子上的器具击打挂在上面的锣鼓,作为伴奏。一人又说又唱,一心多用,难度之大,令人称奇。木海走到哪里,人群跟到那里,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到县城读高中。有一天,突然发现学校的围墙边搭了一个塑料棚子,下面是被褥和灶头。这个塑料棚的主人就是十多年前见过的小辫子,还有他六十多岁的妻子。两个人在此吃喝拉撒,无论刮风,还是下雨。
    小辫子已经八十多岁高龄了,还是经常表演他那神奇的辫子功,这是他看家的本领、糊口的本钱。那时,街头卖艺的吸引力下降,围观的人越来越少,出钱的人几乎没有了。而小辫子还要抽烟、喝酒,一天的开销不小,入不敷出。他的脾气日益暴躁,每每喝醉以后,就在棚子边骂他的妻子。
    当时,我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常常徘徊在他搭的塑料棚周边,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不顾冒昧,提笔给当时的县委书记写了一封信,大意是他几十年来给家乡人民带来多少欢声笑语,政府应该施以援手,不能任其老死街头。过了两天,收到由秘书代笔的回信,称对小辫子政府不会袖手旁观。后来,我离开家乡到杭州上大学,再也没有看见小辫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