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西荒去来辞——《大江吟》序言

时间:2016-07-06 10:17来源:中国文化联盟网 点击:
   
 
甲午年甲戌月丁亥日辰时,西荒村口,愁雨初晴。荻花萧瑟,雁阵啾鸣。黄花落瓣,霜色凄清。悲长天而饮泣兮,叹人间苦伶仃。一只秋裤腿权做襁褓,四斤八两羸弱体重,半间仓廪暗生青苔,草编门帘怎禁八面来风?死既体面死,生何辱人生?寒门无长物,何以叹不平?
   
人间不平问苍天,既生龙儿心何安?
一生一世一惋叹,半生风雨半生寒。
三年饥馑日如年,四壁清霜心胆寒。
草野孤庐少黄卷,一盏煤油卒读难。
借书不惜低声气,常为邻里看家园。
十里踏雪寻书还,饥肠犹似盛宴餐。
黄金屋里梦黄粱,红尘鬼狐变红颜。
生死不渝桃园义,人生得意须尽欢。
艰难何似蜀道难,拳拳宏志如铁坚。
寒窗犹盼为青帝,报得人间皆春天!
   寒门竖子苦盼春,只为天暖解饥寒。
可叹天不遂人愿,南风不度玉门关。
九岁打为黑孩子,皆因画幅辱皇权。
白卷一张喜龙颜,科考旧制全打翻。
往昔恩师变牛鬼,一腔热望化飞烟。
红海兴波浊浪卷,书生一夜如农田。
寒窗十载付流水,面朝黄土背朝天。
呜呼,辱斯文而无此为甚,古国何以焚书坑儒恨苍天!
苍天可解民间怨,民如草芥复何言?
一曲琴声一呜咽,漫漫长夜雄鸡不唱怎光天?
春风碧草绿家园,农夫也能别农田。
鲤跃龙门争相告,人曰祖坟冒青烟。
一张金榜一掬泪,古堡男儿进呼兰。
春风得意仰天啸,龙遨深潭虎下山。
墨海徜徉览今古,焚膏继晷会前贤。
醉卧常吟洛神赋,挥毫多临兰亭篇。
兰河月下琴声起,一片忧思对二泉。
班干有女曰无盐,避之尊容生隙嫌。
一首诗词被举报,反党反社还反天!
严霜摧折三秋草,等闲平地起波澜。
罢黜学籍复察看,一夜回到解放前!
愧对江南生身父,洒泪长跪拜故园。
饮鸩何曾为止渴,殒命抗争赴黄泉!
阴曹拒收多才鬼,三魂飘渺回阳间!
长恨人间路不平,三尺讲坛塑新生。
杏坛戴罪育桃李,五载屈辱终洗清。
天苍苍而有眼兮,卧薪尝胆窃弹泪;
地茫茫而无垠兮,喜极而泣放悲声!
贫生不坠青云志,心血浸润佳作成。
三生有幸遇伯乐,两度往返县衙中。
草根不畏牛践踏,一场严霜一场青!
直弦从来不得志,冲冠一怒别双城!
松江逝水鸣滔滔,只身闯荡胆色豪。
春风秋月等闲度,妙笔生花亦徒劳。
天下乌鸦青一色,身名俱裂蔑尔曹。
八年岂为五斗米,地无立锥不折腰!
男儿焉能卖身靠,登天怎有银河桥?
将酒浇愁愁益烈,壮士空弹斩将刀。
身处终南无捷径,沽酒青旗慰寂寥。
虚度光阴华年老,放浪形骸入诗瓢。
安将鸿鹄入蓬草兮,俟扶摇以登苍霄!
鸿鹄从不叹身微,孤鹜常伴落霞飞。
目尽长天啼青鸟,泣血长吟听子规。
一翼鲲鹏九万里,千丈冰崖笑寒梅!
松哈血脉成一统,颠沛他乡却何为?
欲将才情化块垒,不取楼兰誓不回。
踏遍两万黄金水,征帆一片奏凯归。
大江东去狂沙尽,壮士功成酹金杯。
红楼百年留刀笔,绿酒半世诗相随。
一曲狂歌一腔血,一阕新词一芳菲。
一支秃笔一抔泪,一世情怀一座碑。
呜呼,铅华洗尽余傲骨,文章已老暮云飞。
归去来兮,但得诗文留青史,且问西荒村口龙钟老者却是谁?
 
己未立秋草成于五味书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