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傅世存答记者问 收藏
2017-05-23 10:43|《中外名流》杂志 |

        问:你创作了长篇小说《天下法源》和同名电影剧本,你能够谈一下创作这部作品的契机吗?

        答:创作这部作品可以说是个意外,因为我对怀让禅师完全不了解,只是听说而已。加上是一千三百年前的人物,而且是个在世界上有影响的人物,搞得不好就闹笑话了。可是,在2012年4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当时在《各界导报》当记者的吴峰的电话,他说傅哥你马上到张盛酒店来一下,酒店老板要请你。
        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个酒店的老板张远增,相识后才知道他是个民营企业家,他想个人出资宣传怀让禅师。因为怀让禅师童年出家的地方就在他们家乡的万春寺,这是个在唐代非常有影响的佛寺。小酌之后,我几乎没有思索的就答应了下来。现在想起来还挺后怕的,因为我身边没有任何关于怀让禅师的资料,可是,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下,借着酒精的作用,我竟然满口答应了。
        问:承诺后,你用多长时间完成了创作任务?
        答:大约一年时间。开始是搜集关于怀让禅师的资料,主要是在网上搜集和史书上搜集。虽然介绍怀让禅师的资料不少,但是,都属于蜻蜓点水似的,没有详细的资料记载。仅怀让禅师的出生地就有争议,有多种说法,一说是安康市汉阴县人、第二种说法是紫阳县人、第三种说法是安康市汉滨区西关人、第四种说法是汉滨区恒口镇人。更有离奇的一种说法是怀让禅师安眠地的《磨镜台》杂志上,有学者撰文说是西安市人……但是,史书上记载他就是金州人,是现在的安康人。
        问:那么,你在创作中,把怀让禅师确定为哪里人呢?
        答:安康市汉滨区恒口镇人,因为我是恒口人,恒口人大气阳刚、勤劳善良,所以,我不忍心把禅师确定为其他地方的人。但是,有一点是无疑的,禅师为“金州”人。这在《宋高僧传》《五灯会元》《祖堂集》《中国通史》《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佛学大辞典》《禅宗与中国佛教文化》等资料上都有记载,载明禅师为“金州”人。所以,我想起了襄樊市太守顾嘉衡在卧龙岗武侯祠的那副对联: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垂宇宙、何必分南阳襄阳?而怀让禅师也光照日月,名满天下,何必分那么细致呢?也没有办法分。
        问:你能够谈一下创作这部作品的感受吗?
        答:感受非常深。这是因为怀让禅师这个人物影响太大了,就是一千三百年以后,在日本、韩国、泰国、印度、以及北欧一些国家均有影响。因为,怀让禅师在广州的南华寺侍奉了慧能大师十五年后,就到了南岳衡山,圆寂后被赐封为大慧禅师、被誉为禅宗七祖。而被人们称为“祖”的,在怀让禅师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了,“祖”在他的身后被画上了句号。史料上记载怀让禅师能言善辩、功德圆满,梦中都有神给他托梦说法,可见他当时的影响有多大?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在创作这部作品中,迫使我阅读了大量的佛学书籍,不但提高了我创作作品的速度和作品的质量,而且也提高了自己的人生修养。
        问:你对这部作品的定位在哪里?也就是适合哪些读者?
        答:我对这部作品的定位非常高,因为作品的主人公本身就是一个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人,所以,我认为这部作品适合所有年龄段的读者,也适合各界各类读者。因为作品中的人物跨越了时空、超越了地域、超越了种族。我自豪的以为,我的这部作品是在为全人类写作。比如我在作品中引用了一个大和尚说的话:食要少、心要好、事要了、睡要早。有个朋友听说了这个话后,拍案叫绝,马上记录在他的手机备忘录里,因为,十二个字就把人应该怎么样活着说的深刻透彻,而这样的语言和故事在这部作品中,可以说比比皆是。
        问:你这么乐观,你认为在文学边缘化的今天,这部作品会走红吗?
        答:走红不走红是作家应该考虑的问题,但不是唯一的问题,现在市场很大,市场的潜力也很大。但对我来说,我没有驾驭市场的能力。就像有的人把梳子卖给和尚一样,你如果让我把袈裟卖给和尚,我都做不到,我不懂市场操作。所以,该作品是否能够走红?有没有人去操作?我很少考虑,即使考虑,也是白求恩他哥、白考虑。但是,我相信该作品就是陕南的一杯清茶,品尝会余香满口,令人回味,或者就如同我们形容一曲佳音、绕梁三日、余音袅袅。我这么说已经超越了我的道德底线,涉嫌炒作了。一部作品是否被人民大众接受和喜爱?那是要时间说话的,时间是检验一部作品是好是坏的试金石。
 
傅世存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留影
 
        问:你认为这部作品对大众有什么启迪吗?
        答:非常有启迪。虽然现在是个审丑时代,以耻为美的社会行为比比皆是、甚至得到了一些大众的认可。比如两个人同乘一辆车,一个人买了票,一个人没有买票,但是,双方都安全到达,下车后,人们会为成功逃票的人鼓掌、点赞。因为是非已经完全颠倒了。但是,我仍然坚持我的创作态度,为百姓写作,为人民写作。我的创作信条是:读者是一面镜子、作者是人是鬼、生活是真是假、一照便了然。这样的创作信条我在1999年创作长篇纪实小说《人生苦旅》中做了陈述。我相信,《天下法源》这部作品对读者是非常有益的,不是小益,是大益。尤其是在信仰缺乏、道德失落的今天,阅读这样的文学作品可以净化人的灵魂。我经常想,一个人可以没有信仰,但是,一个民族必须有信仰。就像我的朋友余翔给我转来的微信:一个人问智者,信仰是什么?智者答:你走过大桥吗?走过。桥上有栏杆吗?有。你过桥的时候 扶过栏杆吗?没有。那么,栏杆对你来说是没有用的?当然有用了,没有栏杆护着,我掉下去怎么办?可是,你并没有扶栏杆呀?可是,如果没有栏杆我会很害怕。那么,信仰就是桥上的栏杆,拥有了信仰,你的生活才会更踏实,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我以为,这个信仰哪怕是宗教的甚至是被人称为迷信的,都应该有。否则,既不敬畏苍天,也不敬畏大地,既不信奉马列,也不敬畏法律,心中只有钱和权,这样,这个民族就会非常危险了。
        问:你的创作风格受哪些作家和作品的影响?你能谈谈吗?
        答: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因为上大学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所以,读的书比较多,尤其是小说,古今中外均涉猎的很多。要说对我的创作思想和风格形成有影响,那是多方面的,作家和作品也是多方面的。主要是曹雪芹、鲁迅、法国作家福楼拜、美国作家马克·吐温、俄国作家拉斯普京、契诃夫等。
        这些作家是世界公认的大家,他们的作品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如同日月,永远昭示着人类进行反思、对不良的社会习俗或者人性的丑恶或者制度的丑恶进行批判,对促进人类的文明有着潜移默化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一句话,我欣赏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那种风花雪月、卿卿我我、以及“总理笑、书记哭,纵然做鬼也幸福”的所谓文学作品,可以说,我不屑一顾,哪怕这种所谓的作品当时获得了世界大奖,走红了全世界,作者的权有多大?位有多高?我还是不会去欣赏。当然,我说的是如果。我相信,现在没有这种如果了。我也相信这样的作品终究会被历史淘汰,会成为有良知的读者饭后茶余的笑料,这样的作品不会遗臭万年,因为,它只是过眼云烟,属于垃圾文字、属于当下就速朽的。
        问:你这样嘲笑你的同行,会不会招来文人相轻的嫌疑啊?
        答:我相信不会,我不仅仅对我的同行非常尊重,就是非同行我也很尊重,因为众生平等,你不能拿你的强项去和别人的弱项比,人和人,有可比性,但是,不能比,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有的人是弱智,却权倾一方,有的人不漂亮,却是超女。你怎么解释这种社会现象呢?解释不了。所以不能比,更不能嘲笑自己的同行。
        问:有一个题外的话,与文学无关,你能够回答吗?就是你这辈子最感恩的是哪些人?
        答:以佛教的胸怀来看这个世界,都是我的恩人,爱我的人和恨我的人,帮助我的人和陷害我的人。他们都从不同的方面磨练了我、塑造了我、提高了我。但是,最爱我的人是我的父母亲。母亲善良勤劳的罕见,是那种如同牛一样的人,勤劳一辈子,死了,肉还被人吃掉。这样的情景我在散文《祭母》中有描绘。而父亲是一个大气幽默的人,虽然是个乡村兽医,但是,在那种缺医少药的年代,他治疗了不少穷困百姓。有一个生活细节可以说明父亲的幽默,有一次他和一个朋友到一个人家去吃饭,那户人家是比较吝啬的人。给他们炒了几个菜,其中还有一盘大肉。菜端上桌子以后,只要主人用筷子去夹肉吃,父亲立即用手中的筷子把主人家的筷子压住并且说,我自己来、自己来。因为安康有给人夹菜的习俗。于是,他和朋友把那盘大肉吃完了,主人也没有尝到一点。而且气氛非常好,弄得主人哭笑不得而且连连点头应承。所以说,如果说我还勤劳善良的话,那就是来自母亲,如果幽默大气的话,无疑来自于父亲。
        问:你能够评价一下目前我国的文艺创作状况吗?
        答:不能,但是,可以戏说。而戏说是当不得真的,在总体繁荣的背后,精品、传世之作、特别是大家,那种能够在世界文坛上称为大家的作家与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还不能够相称。广告文学、拍马文学、口号文学、犬儒文学还盘旋在文学舞台,一些作家对现实生活浅尝辄止,更有一些作家逃避担当和道义的责任,如对历史剧揭示的入木三分,而对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往往回避、漠视。这是一切有良知的作家所不耻的,也是与党中央和习主席倡导的文学创作方向脱节的。
 
 
        问:你怎么看待现在非常流行的网络文学?
        答: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我们知道现在的网络已经把地球变成了一个村,现在一个人在瞬间里接受的信息量要超过古人多少年,我们没办法估计,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我甚至没有看过流行的网络文学,仅仅听朋友们介绍说一些流行写手月收入几十万,这是好事情,有人看总比有人去干其他违法犯罪的事情要好。但是,从提高中华民族的整个文化素养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情。我这样说无疑要遭到非议,因为我看到一些著名教授的好作品印刷几百册,我很伤感,我们的民族怎么都不读书了?在网络上查阅中国人2016年人均年读书4.35本,日本40本,以色列64本,如果这个事实是真的,这难道不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吗?玄幻的作品虽然有市场、有人气,但是,对净化人的灵魂、对社会和人类的责任与义务,都是脱节的。我这样说并不是否定这样的文学作品,纯粹娱乐性的作品也是人们生活的正常需要。我们提倡百花齐放、牡丹固然国色天香,但是,无名的野花又何尝不是花呢?只是欣赏野花的人多了,会降低人的欣赏品味,会导致大众的价值取向和审美取向。如同赞赏秦桧活的舒坦滋润、嘲笑岳飞命运坎坷不堪一样。
        问:你的作品语言犀利、寓意深刻,你是否觉得自己活的很累呢?
        答:是的。非常累,主要是心累。比如我代理各类案件近三十年,我发现现在的立法是最大的腐败,橡皮筋似的法律,腐败是正常的,不腐败是不正常的,我常常想,不知道那些立法专家是怎么立法的?吃人民的饭、拿人民的工资,怎么就不说人话不做人事呢?比如《刑法》第231条【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个尺度大的怕人,其中的内涵你应该懂得……修改来修改去,就是不进行实质性的立法。这样的立法不腐败谁腐败?可是,令人恐怖的是面对这样的立法,竟然没有人提出异议?都是一片赞叹之声。还有审判方式,陪审员制度改为陪审团制度,一字之改要防止多少冤假错案啊?将使我们的人民获得多少公平和正义、尊严和快乐?也使法官好审理,当事人降低诉讼成本。可是,我们的立法就是不改,贪污几十万元十年,贪污数百万元十年,甚至千万元十年,这不是笑话吗?形成当事人恨法官、恨法律。可是,我们还要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连篇累牍的这样说,这样的话,你信吗?所以,我还写过一篇杂文叫《依法为贪官保驾护航》、还写过一篇论文叫《探索当代语言的羞耻与文字的堕落》,明明是个大贪官,却在台上讲他是人民的儿子,作为作家,不把这些记录下来,我觉得就愧对时代,愧对人民将我养大,也愧对作家这个称号。——《中外名流》第18期访谈·纪实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合作单位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