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花落无痕诗有魂——读安娟英诗集《花落无痕》

时间:2016-06-14 22:57来源:《中外名流》杂志 点击:

  
     安娟英在海边沙滩上

  ……体温38.7℃

  风摁住了呼吸

  心如钻牙的痛

  亲爱的

  三天了

  我可以恨你了吗?

  ——(《高烧》)

  倘若就是没有永远,永远——

  哪怕是你一个躬身而消失的背影

  我也要做遍天下所有的梦

  一直做到有一个梦

  我能轻轻——

  甜甜地靠上你的肩头

  我还要掀起你严峻时的狂风暴雨!

  我还要搅乱你深沉时的执著衷肠!

  我还要到你的树林深处——

  让每一根枝头挂满我的相思

  再留下我一行行蹒跚的脚印

  再插满一朵朵无名的鲜花!

  ……

  想你想你

  就是想你

  想你会拿我怎么样……

                            ——(《江南》)
 

  读着上面这些火辣辣的爱中掺杂少女撒娇刁蛮充满浪漫气息的诗句,谁都会认定这是情窦初开的青春女孩初恋之作。错了,与我开初的错觉一样。直到安娟英拿着诗集稿站到我面前,这才不由我不信这确是离开诗坛27年又重新回到诗坛,一个已过中年的女诗人的近作。这又一次打破了某些人谓写诗是年轻人的专利。他们的逻辑,年轻,富有激情,有所触动,即会喷发;一旦上了年纪,经历的多了,阅历丰富了,人变成熟了,圆通了,便不会再像年轻时那般不计后果的冲动莽撞。这个时候,变得理性,最适宜写小说,写散文,写时评,最不适宜写诗,原先颇有影响的一些青年诗人,老来不少都改弦易辙,不写诗了。为什么?因为到了一定年龄,情,慢慢稀释了,理,渐渐悟透了。也就是说,他们的诗已不再像年轻时的作品那么感人了,而他们的小说、散文,随笔,却能让人从中悟出一番人人感觉到却不一定人人说得出的道理。

  这个结论貌似很科学,合乎规律,很容易被人接受。其实,这只是某些研究人员从一般现象妄自得出的结论。如果与我们的社会现实联系起来,追问为什么阅历丰富的人诗写的少了,了解“我为人民鼓与呼”的下场,也许就能够了解原委了。事实上,写诗,从来不分老、中、青、少,只要有一颗童真的诗心,只要有不竭的诗情,只要对生活有敏锐的感悟和深刻的洞察力,什么年龄段都能写出感人的诗来,而且可以一直从年少写到年老。艾青的《光的赞歌》《罗马大斗技场》《鱼化石》等名篇,均是他流放归来60岁以后的作品。
 

  梦中千日之盼
 

  读了她的诗稿,我开玩笑地说,她的心理年龄只有20岁。她笑了,有点腼腆的笑模样,明显感到与她实际年龄的差距。

  她叫安娟英,无锡人。从小热爱诗歌,27年前开始写诗,是无锡市诗作者中颇为活跃的一员。她当时很年轻,在文化站工作,为了写诗还专门到南京青春文学院进修。80年代的《青春》杂志在作家陆文夫、方之与主编斯群的共同策划下,办得有声有色,被文坛誉为全国颇有影响的“四小名旦”之一。应运而生的青春文学院,于是成了全国文学爱好者向往之所,也确实培养出了一批人才。27年前安娟英就是南京青春文学院的一名优秀学员,彼时较集中地在《诗刊》《星星》《新华日报》《青春》《雨花》《百泉》《太湖》等报刊发表了许多首诗作并时有作品获奖。后来,诗人雁翼到无锡拍电影,读到安娟英的诗作,十分欣赏,当面为她评诗,称赞她的才情,是“一支含苞待放的绿,一颗正在升起的星星”。 在雁翼的指导下,使她开阔了视野,获益良多。从她平静的叙述中能觉察到深深的不平静,前年雁翼突然病逝,她专为他写了一首悼诗,感人的细节令人潸然。
 

  老师,你真的走了吗?

  ……

  太湖的游艇里流着热泪的女子

  还没唱完红楼梦的焚稿你就走了?

  她可没有忘记您教的,怎样写好诗的结尾

  她可没有忘记您说的,写诗如做人的理念

  ……

  悔不该西子湖畔不泛舟.

  未敢续写那断桥的构思

  惜别孤山春涛悄然而归

  悔不该前年为何不去峨嵋见您一面

  如今只落得望断天涯心胆欲碎空燃血

  千呼万唤哭不回我的恩师一颗诗星的陨落……

                           ——《悼念雁翼老师》
 

  安娟英与著名军旅词作家、诗人石祥在京西宾馆合影
 

  安娟英与著名诗人、原诗刊主编李小雨在北京
 

  离开诗坛27年。这27年安娟英到哪儿去了?

  27年前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她离开文化站开了一爿小书店。雁翼不仅为她写诗起了个“梁溪安静”的笔名;还为她的小书店命名:梁鸿书林。商海打拼27年,沉沉浮浮,甘苦自知;从经营图书到纺织机械,坎坎坷坷,煞费苦心。最终苦尽甘来, 终于小有积累,她拥有了两个企业,也可算小有收获。现在,她终于可以将企业交给孩子打理,脱出身来,重新圆自己的诗人梦了。

  她十分真诚地对我说,写诗,是她一辈子的爱好和追求,她永远不会放弃。即使在经商之时,脑子里还经常会有诗句跳出来。她现在写诗,用“梁溪安静”的笔名,大都放在网上发表,许多网站对她的诗赞赏有加,评论很多。她没有在乎网上的评论。时代在发展,生活在前进,诗的审美观念也在千变万化,她的诗能不能站得住,她有点茫然,心中没底。雁翼老师不在了,她想到南京的青春文学院。虽然青春文学院早已不复存在,但是当年的老师们还在。她于是专程来到南京,找到当时主持青春文学院的冯亦同老师,通过他找到我。我只是当时应邀给他们讲过课,出于信任,她拿出编好的一迭新写的诗稿,十分真诚的请我评说。她说,物质上,她已给孩子们留下了产业;她要在有生之年,继续诗歌创作,给孩子们再留下一份精神的作品,希望得到老师的支持帮助。

  我很赞赏她对诗歌的真诚和执着。27年事业有成后,居然还能不忘又回到清汤寡水的诗歌队伍中来,殊属难能可贵,真称得上诗国忠臣。我仔细阅读了她的一篇篇诗稿。总体印象,诗的感觉依然敏锐,潜质如故。她的诗稿中有很大一部分属于纯情的抒情诗,写得温情脉脉又纯真可爱,使我惊异,在这个世俗社会混迹了27年,居然仍能保持清纯如水的情怀,写得如此挥洒自如,情真,意切,不矫,不饰,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她给久病的丈夫写的一首一往情深的诗。那是她“默默滋养着多年不深不紧的疼”,一笔一笔抒写永远“不离不弃的患难夫妻”的恩爱。
 

  老公,你是天上扑腾的风筝

  我就是拴你的那根长长的线

  走尽所有的路,翻过所有的山

  无论春夏秋冬

  无论雨雪阴晴

  我都不能停呵,老公

  你飞得越高,我的线越长

  我遮不住你头顶所有的风风雨雨

  也要永远永远地紧随你奔跑

  就是我重重的跌倒

  也不会松开手里的这根线

               ——《老公,你可知道》
 

  安娟英在“华夏情”全国诗文书画大赛颁奖大会上
 

  诗写得看似很轻松,其实她是强制自己,压抑着内心的无限酸楚,甚至用少女式的调侃鼓励病中的丈夫,即使有一天,“我俩谁也看不清楚谁了,/老公,我们再勾指盖印,/约定啦——/到下一辈子,/亲爱的,你是一棵顶天立地的大树,/我还是一根缠缠柔柔的青藤”。情真而不滥情、矫情,此所以能动人之情。

  你当真已经忘了/在我耳边轻轻的约定/还是找不到归来的航线?每次悠然的离去/你当真毫不在意分别时深深的依恋?我已把一道道伤痕粘贴上银河里所有的路口/守候疾驰的白马,从远方归来!/我不敢再翻阅看你留下的一札札书信/还请缕缕清风传递,还给你!让你细细回想火样的热烈花样的柔情/如今是否已泛黄褪色?另有几封镶有花边的就邮寄给黎明吧/让紫色的勿忘我/转告你/我还在那个山顶上/还在那个小树林里/等你……
 

  我见你仍含泪对月

  拨动琴弦忘情而歌

  我真想扑进你的怀抱

  随柳飘摆与你共舞

  你若是愿意

  我们同上九天

  揽彩云作阶梯

  登峰造极或扬帆千里

  你若愿意躺下

  我会变成松软的土地

  慢慢卷缩与你拼成一团

  直到化作灰烂成泥……
 

  安娟英与大众文化主编朱鸿(右一)、诗人王垄(右二)在南京
 

  读着这些诗句,谁能不被蕴含着这般浓浓情意的美折服。青春是美丽的,晚霞也是美丽的,只要诗魂永在,美便永远不会凋零。诗魂是什么?真情。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不论诗意、诗境、诗味、诗趣、诗理、诗美,皆缘于真情。读她最近发表在《诗刊》《上海诗人》《扬子江诗刊》和《星星》等诗刊上的组诗,更会被诗中浓烈的情思打动,确是一种审美的享受:如冬天的暖阳,夏天的凉风,春天的柳绿,秋天的枫红。她让我在她写诗的本子上题词,我写下:“真情动人心魄,矫情绞杀诗魂。”当前诗坛已酿成一种乱象,许多诗歌刊物上发表的不少作品,或散文化严重,纯粹是没有内在节律,无诗味,无情味,无韵味的分行散文;或杂乱无章,将各种毫无关联的意象,连缀成下决心不让人读懂的魔咒般文字;或纯粹无病呻吟,找不到些许诗的元素的口水。这个结果确令国人堪忧。但是诗人的审美观却应该不断更新,必须与时俱进,随着时代发展而变化。万万不可固步自封,思维墨守成规,写来写去老一套。这一点,安娟英诗人很有她的风格与主见。诗,确实应该根据各人的写作习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表现形式去写,不必拘泥于时尚。多写,写多了自然熟能生巧,渐渐能悟出诗魂真蒂。当然,说不定,也许中国特色的现代诗歌,最终将从当前这种乱象中脱颖而出,也难料。

  诗歌创作的根是社会生活。人是社会的内容。诗人27年的经商阅历,一辈子的人生感悟,成了她优于他人的无形财富。这本诗集,是她回归以后创作的结集,虽然作品还不够丰富,不够多,但表示了她从新的起点勇往直前的决心和信心。当我渐渐了解了她的真实情况,不禁为之感动。她并非如她所说完全从企业脱身悠闲自在了。她现在不仅是企业的顶梁柱,还是家庭的主心骨,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婆,忙碌可以想见。她说她写诗都在夜12点以后,有时忽然有感会半夜里爬起来写。如此看来,以她这样的热衷、刻苦、毅力和对诗的真诚追求,我相信,在这本诗集的基础上,不会很久,诗人定能层楼更上。写出更精更美好的诗作,呈现在读者面前。
 

  (黄东成 原《雨花》《扬子江诗刊》主编)


           ——《中外名流》第9期人物·安娟英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