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爬树(乡土怀旧散文) 收藏
2016-07-12 09:50|中国文化联盟网 |

  

 
 
 
    村东的前坟头有一片古树,日本佬来的时候被砍过一次,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的时候又被砍过一次,我小时候依然长得蓊蓊郁郁,遮天蔽日。小孩子穿梭林间,追来追去,仿佛成了一群蹦来跳去的小松鼠。尤其那三棵千年樟树,在村人眼里已经有了灵性。
   中间的一颗大樟树高耸入云,不知道有几百上千年树龄了。因为高,站在村庄的任何角度,都能远远望见它挺拔葱郁的身影;因为高,小哥和他的伙伴每次扔石头比赛,都拿它作为目标,越过树梢者为胜;因为高,经常有各种鸟儿在树梢栖息,叫个不停。奶奶说,鹧鸪唱的是“咯咕咕,咯咕咕;呒爷呒娘我自苦,破衣破裳我自补”,催耕鸟叫的是“快耕,快种”,喜鹊叫的是“喳喳喳”,乌鸦叫的是“哇哇哇”。奶奶还教我唱一首鹁鸪的童谣“金鹁鸪,银鹁鸪,飞到山来摘山蒲,飞到地来摘地蒲。细纱织布嫌太粗,白米烧饭嫌太乌。花头舅母嫁姑夫,姑夫嫌弃舅母大腿乌,舅母嫌弃姑夫一堆胡(络腮胡)”。
    小孩子争强好胜,经常在大樟树举行爬树比赛。大樟树枝繁叶茂,可抓的枝丫多,手脚并用,适合攀爬,再多的孩子爬上去,隐藏在枝叶之间,也不易暴露,似乎张开怀抱,来者不拒。可有的小孩爬树水平不行,就搞恶作剧,把牛屎涂在树干上。树上的孩子看到牛屎,爬下不来,就嚎啕大哭,惊动大人。
    小孩子爬得更多的,是南边的那棵樟树干娘。这棵树老早空心,树干倾斜,与地面成四十五度角,摇摇欲坠。据长辈说,上世纪四十年代,村里的几个小孩看到一只黄鼠狼窜进樟树干娘的树洞,在洞口点燃稻草,想用烟把黄鼠狼熏出来,结果引燃树心,烧得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树皮,倔强地活了下来,依然枝繁叶茂。大难不死,逢年过节,村里的老太婆在树旁插香祭拜。
    我们沿着倾斜的树皮,轻松爬上樟树干娘,越到上部越平展,几乎成为一个平台,可围坐六七个人。其中四人一起打老K,边上还可以坐几个旁观者,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从胯下走过,那种悠然自得的感觉,简直比神仙还要爽。树下的田里种植玉米,离地一丈多高。有一个堂房姐姐跟她的堂房弟弟打赌:“如果你敢从树上跳到玉米田里,送你一块番薯。”乡下的孩子吃不饱,那位堂房弟弟果然从树上跳了下去,居然毫发无损。
    北面还有一颗空心大樟树。夏天,突然下起阵雨,在地里劳动的农民躲避不及,纷纷跑到大樟树的树冠下或者树洞里躲雨。当时的农民缺乏科学知识,不知道树大招风,容易导电,大树底下更容易被雷击中的道理。村民诅咒坏人的口头禅是:“你这个人良心太坏,迟早要被天雷打死!”听大人说,雷公雷婆会在死者的背上写字,历数身前的罪状,真冤枉了这些无辜的死者。
    在我上学前,村人看到邻村都通电了,明亮的电灯代替了昏暗的煤油灯,心里痒痒的,只是苦于没有资金。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说将两颗樟树砍了卖钱,好买变压器。
卖树的消息一出,一拨又一拨人来到大樟树下,东敲敲,西摸摸,跟看新娘似的,对于会不会空心,心里没底。一天早上,有人发现大樟树在前一天晚上已经被人偷偷地钻了一个孔,果然是空心的,身价直线下跌。
    两棵千年古樟的卖身钱,终于换来了一台二十千伏的变压器。于是,白炽的电灯代替了昏暗的煤油灯,却无情地破坏了我童年的森林乐园。(王向阳 《乡愁中国》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5年12月)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合作单位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