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祁云:陇南 从神话走来的橄榄之城 收藏
2018-03-20 17:03|中国文化联盟网 |

  闲暇时候,总爱在武都城的南北二山转悠,每当站在山巅,极目之处,总能看到满山满坡的油橄榄树,把这座白龙江岸城市镶嵌在橄榄绿之中。此情此景,总让人想起那个“诺亚方舟”的神话故事,想起那个圣经故事里的橄榄枝。

  远古时的一天,随着物质财富的增多,人们的需求也无限增多,欲望越来越满足不了。而且伴随欲望而来,人类的道德意识越来越糟,几乎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上帝为造出这样贪心的人类后悔不已,决定毁灭人类。但觉得还有洛亚夫妇一家这样的好人,还清心寡欲,勤奋努力,过着简朴生活。于是,并事先通知诺亚夫妇,准备好一只方形大木船,备足干粮和饮水,并安排诺亚将各种动物挑选一对载于船上,以便后续生活。决定用洪水把除诺亚之外的人类全部吞没,接着上帝不惜一切激发起滔天洪水,深海之源全部冲决,天窗大开,大雨40天40夜浇注到大地上,整个世界都倾没在汪洋之中。诺亚和他的妻子乘坐方舟,在大洪水中漂流了40天以后,搁浅在高山峻岭之巅。过了很久很久,洪水消退,远处出现奇峰高山,形如孤岛长着树林的空地。诺亚夫妇十分高兴,首先将船上的一对乌鸦放飞蓝天,乌鸦再没有回来。第二次放飞一对鸽子,七天后鸽子飞了回来。为了探知大洪水是否退去,诺亚七天后又把鸽子放飞出去。第三次鸽子衔回新拧下来翠绿的橄榄枝,说明洪水已经退去。翠绿的新枝芽表明大地恢复生机,滔天洪水已经过去,一切都和平了!此后,橄榄枝就成为“和平”的代名词,成为人类的福音和吉祥物。鸽子也成圣灵之鸟,称作“和平的使者”,并被人们称为“和平鸽”。

  在古代雅典奥运会中,橄榄枝缠绕而成的桂冠代表冠军的荣耀。优胜者戴着橄榄枝冠,头抹橄榄油,成了全民崇拜的代表着胜利、吉祥、和平的民族英雄,女孩心里的白马王子。此外,橄榄树在雅典还被视为圣树。橄榄枝象征和平、友善、吉祥。奥运会会徽图案上橄榄枝头冠、蓝天、海洋,也象征生命圈、天空和大海。由于运动会的推动,这种树形美观,枝叶繁茂,山榄科常绿灌木,以超越时空的力量,成为是坚强和生命的象征,更成为传导和平、吉祥、友善的代名词。

  我国橄榄树的引进是1963年,周恩来在东欧阿尔巴尼亚出访,作为和平友好的象征引进的,先后在云南、四川、陇南栽种,结果许多地区橄榄树作为园林观赏植物栽培,不结果或者果汁不优,自从落户陇南,正适应这里的区域气候,就有不同凡响的长势和结果。无论其长势、粗壮、结果、油质、各种指标都成世界优先。已经不是园林之树,而且是当地的一大林果产业,橄榄油及其制品已经走向全国。陇南武都区被国家林业局确定为“948项目试验基地”,被中国林科院确定为“全国油橄榄种质资源及丰产栽培研究基地”,被国家质监总局命名为“油橄榄标准化示范基地”。每年9月份开白色小花,10月份结果,11月份果实由绿色变成红色而成熟。这种带着神话的植物,她在陇南的发展已经成为一个神话。成为一个城市的标志和一片地方的文化信息。这个封闭在西秦岭山丛的河谷地带,因生长油橄榄而富有魅力,富有和平之意。白龙江1300米以下低山河谷地带,是油橄榄最佳适宜种植区,涉及宕昌县、武都区、礼县、文县的24个乡镇。可用于种植油橄榄的荒山荒坡、农田林畔、地埂及“四旁”面积为54万亩,要持续发展100万亩。橄榄皮肉细嫩,清香适口,有较丰富的营养万分。据分析,它含有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多种维生素和钙、磷、铁等微量元素。其中,鲜橄榄的含钙量在水果家族中名列前茅,每100克果肉含钙204毫克,比香蕉、苹果、柿子、桃子多20倍;维生素C的含量也是苹果的10倍,是梨、桃的5倍。在我国,隆冬腊月气候异常干燥,如常食点橄榄,有润喉之功。橄榄除供人鲜食外,还可加工制成各种蜜饯果品,如拷扁橄榄、和顺甜榄、香草橄榄等,颇受消费者的欢迎。

  这几年来,我细心欣赏领会形态万千、随境变化的橄榄树。每当我走在武都的村野,看到满田地翠绿鲜嫩挂果的橄榄树林,看到路边如军人般直立威武的橄榄行道树,看到公园里的橄榄树,有的如沧桑的老人,有的如彻悟人间盘腿而坐的佛,有得如端盘掌碟的劳作妇女,有得如打太极拳的晨练者;树皮粗糙而沟壑密布,一棵树往往从根部起就开始分岔,仿佛两三棵歪歪斜斜长在一起似的。树冠并不浓密,叶子细长稀疏,正面阴绿,背部青白,叶片厚而有蜡质感,不透光,也谈不上美。然而大片大片的低矮橄榄树生长在一起就不同了。它们站立在阳光浓烈里的田野里,那细长枝叶相互抚摸,彼此婆娑,像凝固的银绿色的雨。米粒样青碧的幼弱橄榄在纤细的枝条上凝聚,温柔的蓝天从枝叶的空隙间映射出来,它们便汇聚成闪烁的光雾,成了烈日下生长在大地上的绿色的云。

  这世上,不是每一种树都会在贫瘠的沙土里深层扎根,奉献果香;也不是每一种树都耐得住寂寞,压榨出油。最让人回味的是市政广场的橄榄树,根粗叶茂,俯首大地,剪裁得体,低调而正气,结的果实富含营养而不腻。原来温柔婆娑的橄榄树也能长出松柏的风姿呀,长出根深立稳、孤高不依的神情,感觉这些树像传闻坊间的清官。我就想这橄榄树扎根到陇南,就象多年远游的人回到他的故乡,顺性自然,温暖亲和。我感觉陇南首府武都就是走过神话的橄榄之乡,饱含着和平友善之意,独具魅力的橄榄之城。

  “今生广种橄榄树,来世愿做陇南人”这是陇南发展理念的文学化表达,也是执政者多年秉承的人与自然、扶贫生态互利互赢的发展模式。陇南广种橄榄树,收获橄榄果,加工橄榄油,已经有橄榄制品十多种,成为农民脱贫致富的一大产业。这种模式也是功及当代、造福子孙的橄榄枝代表的和善精神模式,陇南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橄榄之城。

  在人们欲望再一次膨胀,以毁坏环境为代价的新一轮上帝发怒的日子,陇南很好地保护好这一片山水,守护好了绿水青山。随着高速、火车、飞机的通航,这里已经成为西秦岭山丛里魅力四射的“诺亚方舟”。成了贯通陇蜀、连接陕甘的生态之城,充满活力与和平幸福的橄榄之城。

  陇南作为广袤的西北通向天下粮仓的蜀地秦川的咽喉要道,历来都是忠臣良将把守。隋唐时,为了平定西番之乱,中央政权加强边防,在今天的武都区旧城山建立武都镇,唐德宗年间,礼部尚书李揆奉命西征。在武都镇的基础上扩充地方政权建立武都郡。自古路途艰险,往来数月,镇守官员异常辛苦,用现在话说,就是在尽孝父母、子女教育等方面存在困难。平定西番后,首任郡守李揆就直接带来母亲和妻子儿郎长期驻守,家眷安置在旧城山,老母去世后,安葬在万象洞西边的汉王镇大平山。老母被朝廷诰封为“九天圣母”。李揆本人也在大平山留有衣冠冢,后人建有尚书祠堂。我们今天所敬重的神仙,其实都是古代为国为民做过贡献的先进人物。古来陇南的主政者就经历着山高路险、父母妻子同甘苦的故事,忍受奔波的艰难。当然也有扶贫慰苦、战天斗地的乐趣。

  我想起小时候常听的那首歌: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这首歌是三毛写的,写她和爱人荷西在荒凉的北非撒哈拉沙漠孤寂而浪漫的蜜月生活,还有拮据和困顿的日子。陇南的橄榄树是地中海区域东欧引进而来,我常常把这两块生长橄榄树的地方比一比,想一想。那生长橄榄树的地中海岸边,荒凉中的壮美中饱含生存的力量,也造就冒险、勇敢、契约的海洋贸易文明。也就是在这块橄榄树密布的地中海区域,航海贸易的往来中形成以雅典代表的西方文明。

  陇南这一艘“诺亚方舟”里,承载着众多像诺亚夫妇那样厚道、忠义、真诚的民众,伏羲在此出生,一画开天。秦人在此养马起家,铁骑兵团一统天下,农牧生产中形成包容、友善、勤劳的华夏文明,陇南成为华夏农耕文明的摇篮。相距万里的两种文明方式,尽管在细节、思维、治国方式等有着很大不同,但对和平、对幸福、对爱情、对美好日子的追求,都是共同的。人类那份对生命的好奇其实都在根茎的起点上。不断游走与迁徙也该是让人疼痛的喜悦,体会差异性,才是当代旅游的快乐。

  陇南的这只“诺亚方舟”里,能找到伏羲开天的一画,非子牧马的足迹,大堡子山上秦人崛起的铜器,祁山堡里诸葛亮错用马谡的遗恨,仇池山氐人羌人的高歌劲舞,西狭颂的苍劲大气。青泥岭上杜甫的叹息,茶马古道上马帮解困的山歌,邓艾披星戴月神兵奇袭江油的阴平古道,吴家军挫败金兵的仙人关。这也是一块充满红色故事的圣地,毛泽东在哈达铺知道陕北还有个刘志丹,习仲勋在两当打响了西北革命的第一枪,独臂将军血战龙池湾……红色故事布满全市,这是一块文人武将故事兼备的方舟,由于兼备,而后包容,包容才具备和平与吉祥、康乐与幸福,而这一切都可寄寓于繁茂地生长于此地的橄榄树。

  这是一个容易谈成生意的和祥之地,到处是给你招手的橄榄枝。你看这里人气兴旺的生活场景,就是守财奴来在这里也会消费一下,不必说价廉物美、四季接连换新,品种繁多的土特产;更有饱含秦陇饮食文化面点和炒菜,极尽巴蜀文化的各色火锅,富有羌藏文化的熏肉和烤肉,可以在官鹅沟瀑布流泉的峡谷和奇峰俊秀的山巅草坪,喝着具有千年老酒坊酿制的金成州酒、金徽酒,或者散落民间自制的各式酒液,酒不醉人仙也醉。或者漫步在“步移景换万象生”天下奇观的溶洞里,感受滴水的力量和沉积的魅力。友善合作的精神就会在你的心头滋生开来,友谊产生了,生意谈成了,如此等等。如果你是个细心的人,在这里你可以把秦巴山区的睿智,青藏高原的彪悍,黄土高原的厚道品味出来,而且贯通其中。

  这也是一个自古有着感人的爱情故事充满着人间大爱的地方。有一条河叫西汉水,这里还是牛郎织女银河聚会、这个东方爱情故事的原生地。“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是记录在《诗经》里发生在西汉水边古老爱情故事。还有爱情文化的活化石“乞巧节”,每年火热的“七月七”都在上演。

  时时有着“云挡不住风,山挡不住云,神仙挡不了人想人”的爱情故事。有一条江叫嘉陵江,风景如画的山水从唐宋画到至今。在江边的村子,一位憨厚的青年参加了志愿军,在朝作战期间,按照军民互动的要求,一个上海大家庭的医科大学女子给志愿军写随机信,就建立沟通的雀桥。志愿军复员回到陇南的家,这女子就从上海不远万里的来到陇南当时穷困异常的乡村,与志愿军结婚当了一名乡村医生,军人成为粮站库管员,后来因女子有海外亲戚牵双双开了公职,受尽艰难。可她依然给村子里看病、接生和服务,就在村子里把两个儿子抓养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