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联盟网

武都:有个古村叫张坝(三) 收藏
2020-06-19 11:25|中国网 |

 题记

    中国非常之大,有超过4万个乡镇,其中有名有姓的古村镇超过5000个,目前涉及旅游开发的也有100个左右;中华历史久远,有超过5000年的文明史,有那么多的帝王将相,那么多的文人墨客,散落在中华大地上的明珠太多。而这些古村镇就是中华文明在这片土地留下的最灿烂的结晶,是中华历史文脉的精华所在,是人类居住生存和繁衍的存息,是文明的脉搏。

    在这大拆大建的历史时段,古村古镇为什么热起来,其实置身于城乡大变时代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古村古镇,这就是变化了的故乡、变化了的风景与人情世态。每个人想到故乡,那种割不断的乡愁,多少人会异常激动,多少人会热泪盈眶。陇南大山丛林里,一个文厚思深的领导,在地震灾后重建,村民搬迁新址后,调研时走进古村,发现其中蕴含的美气,就建议保留了张坝古村,这个很土气的村子,竟然火了起来,成为乡愁聚结的疏散地,趁着被古村点燃的激情去认识古村、寻找故人、探问故事、去发现我心里暗藏的古乡,还有那些乡土厚重的元素。张坝古村不经意间点燃我梦里的故乡、农耕的釉色和佛树的追忆。

佛树的追忆

    张坝古村最富有传说,最长满故事的活物,当属于魁星阁边上的那棵菩提树及围绕树的故事,这可算最富有生命活力的一角,据说这是张坝村最早移民族长张承祖,从军途中由江南带来的一棵小菩提树苗,现在已长成根深叶茂、盘枝错节的大树,任700 多年的寒来暑往、云淡风轻。张氏族人在树前塑造观音以赐福,树后塑魁星斗以出人才,左角塑立土地爷,以保地方平安。这个树下就成了张坝村人精神源头。

    每次到了这个古村,我总是在这个菩提树下坐坐,这种树当地人叫七叶树,叶子是七叶的,算是是菩提树的一种。好像一个巨大的伞,千年来护佑着这个移民古村的一代一代长老少幼,多少寒风热浪,吹过树冠,枝叶婆娑,咏唱了700年生命之歌。菩提树已经成这里的神仙,成为这片乡庄的象征,是一种风景,更是一种精神。张氏族人古老的民间传奇历史,在老人们的记忆里留存。祖先以顽强不屈的精神在这荒芜边远之地开垦狩猎,筑起一方乐土。

    传说移民在此地张氏族长叫张承祖,在朱元璋的义军里当差。来时八户人家50多人,是怎样移民到武都张坝的一概不清,但相传说法来看,是元末起义移民到村,可能是起义散兵的一支,追随农民领袖明玉珍入川,明玉珍湖广人氏,乡土观念极为浓厚的当时,其率领入川的农民军大都籍贯湖广,而且多是湖广东北部之随州、麻城一带人。这些以农民军身份入川的湖广人,在明玉珍失败后,大部分投诚失散,并在四川居住下来。起义军一般都是家庭军,他们没有番号、旗帜、没有铠甲、正规武器,他们穿着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衣服,手里握着菜刀、锄头、扁担、前头还赶着自家的一头毛驴,毛驴上坐着老婆孩子。一位被胁迫起义的读书人记录:“又服饰不经,或戎服,以白缯缠首。或取神庙金色龙袍着之,而下参游都守备尤不伦,有衣冠璀璨者,有褴褛乞丐者,每朔望则杂沓而至。”他们的主要兴趣是粮食和财物,以地域或者亲缘聚群成邦。八户50多人来到山大林深的古山寨住下来,因为地狭人多,决定20%的人丁当守祖业,其余出外另谋生路。十年后,张承祖和几个兄弟回村探亲,张坝村民方知其在朱元璋起义军中任职,其余人丁分居关中等地。这次回乡除探亲,更重要的是想家乡风水更美好,穴脉内外有生气,特带回一株江南的菩提树苗,经风水大师相其地;将树苗栽在村庄一面旗杆边上,以示族人长寿兴旺,菩提花香达四时。后来族人筹集银两,修建牌楼庙一座。至今菩提树达三围之多,高有三丈之余,树龄有七百多年。

    大树是中国人的情结和乡愁,小时候,常常问大人,我们是那里人,所有的大人都回答:从大槐树下搬来的。时间长了,都忘记了哪州哪县?有人说是四川大槐树,又有人说是山西大槐树,人们只记得那棵朝廷发布搬迁命令的大槐树。我猜想那颗大槐树,边上肯定有一处庙宇,村民在树下杀鸡宰羊,焚香烧纸,祭奠祖先,举行还愿和祈雨仪式。记得黄帝陵古柏的解说:黄帝庙里的千年古柏,就是传说中黄帝夜里上天领苍天旨意的悬梯,上天成命,代表上天管理人民,后来演化为如今的华表,华表只能修建在天子的居所。大树成了祖先开化的记忆,成了一种思故乡的民族情感。

    站在张坝的村口石阶,远远望去,祥云在树顶上缭绕,菩提树更显得高古神圣,仿佛它就是下接地气、理解人间,上通天庭、宽怀人事的阶梯。向上天传递着人间的敬畏、善恶、苦乐、及对上天的祈求。传说中随朱元璋打仗的张氏移民族长张承祖,也就是载菩提树的张家祖先,带着八户50多人口,在此地繁衍生息,却不知去向。有记录的家史证明至清顺治皇帝,张坝村仅幸存一户,名张仪,妻谈氏。这族人不知经历了多少时代风雨,争权夺利的战乱,多少流离失所,背井离乡,饿死、冻死、病死、战死、中国历史上因为战乱而来的灾难与逃亡,人数减少亘古罕见。在康熙王朝的惠民大政策下,人民得以享受休养生息、发展生产、生活宽裕、生儿育女的宽松年代。

    张仪忠厚、淳朴,谈氏贤惠、勤劳、俭朴。生有五子,长子张凤观、次子张凤羽、三子张凤翎、四子张凤翔、五子张凤鸣。在张坝村境域内分宅而居:长子(大房)住张那坪;次子(二房)住草滩坪;三子(三房)住垭豁坪;四子(四房)住中山里;五子(五房)住宝地里。过年、过节、庙会才同回老屋团聚。由于父子能干,婆媳勤劳俭朴,经济大有发展。在老庄基地上,修建四院四合院新屋。张仪、谈氏不忘祖训,对子女教育极严,他以“孝当先、诚为本,勤俭持家,勤以修身,俭以养德”为家训。这就是张坝古村最基础,村民记忆最清晰的五房人家。

    看着菩提树下的村庄,在张家祖先传说、张承祖名子、家谱的记载里,感受一族人生存的艰辛与苍茫,走散、灭门与兴起。在时光的悠远中,去触摸一段历史,华夏大家庭是在战乱、波折的移民中发展而来,人类历史是一场因战争、灾难、瘟疫而移民的历史,把它作为一种保持思维清醒的有效方式。那些远去的记忆重新还转,集而不散。细想起来,菩提树是最记忆因果的哲学树,而今天立在树下,面对一族人的来龙去脉,却无因果可寻,谁能相信?

    简单回顾中国历史上的六次人口大迁移,看看当年我们祖先的迁徙轨迹。来叛知张坝古村的来往去留。中原汉人第一次大规模南迁是第一次大移民,晋元帝率中原汉族臣民从京师洛阳南渡,史称“衣冠南渡”;唐朝“安史之乱”避战迁徙;两宋之交“靖康之变”;元末明初战和大移民;湖广填四川;闯关东,走西口。这六次历史移民大事件,直到现在人们的移民各种方式多元进行。十千百万群居在大城市里的城市人,细读生命的背景,他们又从不同的乡间小路走出。

    从朱元璋的红巾军起义的张承祖,领着八户五十人到此逃生、安家还是奉命扎寨守关,到清顺治年的一户人张仪,这里面有多少历史迷雾。张承祖如在元末明初湖广人进入四川,主要有三种原因:(一)避乱式:“避乱入蜀”: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反元农民大起义,湖广蕲黄的徐寿辉和随州的明玉珍亦相继发动起义。起义爆发后,为了躲避元朝官军的杀戳和战争的纷扰,居于湖广地区,特别是湖广东北部随、麻、蕲、黄一带的地主、士商以及一些农民群众相继逃入四川。

    (二)追随式:追随农民领袖明玉珍入川:元朝末年,起义军首领徐寿辉派部将明玉珍攻取四川。明氏后在四川称帝,国号“大夏”。明玉珍湖广人氏,乡土观念极为浓厚的当时,其率领入川的农民军大都籍贯湖广,而且多是湖广东北部之随州、麻城一带人。在明玉珍失败后,大部分投诚失散,并在四川居住下来。《蜀輶日记》说:“自玉珍僭夏,楚兵随之,川东北己多麻城”人。据有关族谱、方志的记载,如邻水的甘氏,长寿的李氏,云阳的蒲氏,巴县的刘氏,壁山的张氏,宜宾的樊氏,资中的冷氏,荣县的詹氏,丹棱的陈氏,氏山的邹氏,遂宁的张氏等等,都是元未明初入川的湖广人,并一直在四川传继下来。(三)实蜀式:明初政府的湖广“实蜀”:朱元璋在打败明玉珍攻占四川后,为了补充四川人口的不足,以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曾下令迁移一部分湖广人到四川开垦。可见追随入蜀,最为可信。但不知发生多大变故,经历了260多年的明朝,到清顺治年间,为什么村子只有一户人家张仪,发生了多少家族离散,不得而知。

    多少苦乐人生,演绎沧桑人间,站在菩提树下,面对这一切,无论感觉如何,都会有一种很直接的力量,而此时,用唯美与感伤的字眼安然倾听,所有的情绪在呼吸之间,将风花雪月的荏苒岁月,怀揣成一种期盼。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今这树上缠满红丝带,曾经有多少孩子成长中不顺利,就拜这棵菩提古树为拜父,说来也怪,大多数孩子从此就挺过了灾难。这个菩提树下的观音庙更传神奇,虽然这个树是公树,不结果子,但求子女的虔诚者却在某一天观音庙前拾到菩提果,吃了就怀孕生子,出生于张坝的一名教师就说,他的五奶奶就是逢年过节祈祷求子,50岁才吃了菩提果,生下如意的儿子。这些人知恩知报,挺过病魔后,就在这里还愿,置办香烛贡品,请来伺神念诵祭文,鞭炮声声,闻达四野,香烟袅袅,菩提肃穆。每当村里发生意外事故,或外出打工出现伤病、丧亡,总有香烟蜡烛燃起,全村人都会下意识的回望那棵菩提老树。

    就单个生命而言,这棵树是一尊活佛,佛教传说中的王子释迦牟尼35岁时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悟透一切事物,感知一切事物皆有佛性。佛,不是一尊偶像,而是人生修行的硕果;佛在心中,信佛不是烧香磕头,而是从心开始,学会知足常乐。立在这棵树前,感觉人是短暂而渺小的。这个看来壮年的菩提树,却能对这个乡庄活动的七百年一览无余,由于目睹了太多的风云变幻,经历了太多的天灾人祸,承受了太多的兵火战乱,见过了太多的颠沛流离、兴起于衰落,让人感慨的是人生的短促,岁月的绵长。多少个春夏秋冬,多少风雨雷电,她目送着日出日落,目送着一茬一茬的人从这里走过,多少坟墓起来又落下化为田里的黄土,看着村子的人象草一样,一岁一枯荣,走过多少浮生岁月。村民大菩提树的拜祭,也是对先人的拜祭,实际是对一个德高望重的先贤的纪念,对天地玄密的一种敬畏。

    近年来,到处用混凝土和钢筋追赶着现代化的步伐,多少古树受伤死去,每当步入乡村,看到干枯苍立死去的老树,总感到一种伤痛、惋惜和无助。而今,又是一个新的时代,好多土房拆了,村庄消失,住进聚居的洋房,村里人各自忙各自的事,庄变大,人变少了;河变小,路变硬了,年轻人已经不爱在这里作过多的停留,纷纷外出,去山外的世界闯荡;新一代人已经没有拜菩提树为义父的,都知道那是迷信、是骗人的。那棵老菩提树也和好多乡里操劳的老人一样,变为留守的孤寡老人,很少有人去理会。

    好在不知哪一天,一个带佛心的领导调研路过进村,发现这个古村的美,菩提树才躲过被粗野砍伐的命运。如今,来看望张坝古村、怀想张家古人的人多了,就又热火起来。我想起了发现古村的调研者曾经为树写得一首诗:

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

百年后树还在,

百年后人不在,

树的年轮可以告诉你,

每个春夏秋冬。

    这个雨后的下午,一向忙碌的我,暂时躲开公事磁场纷扰,带着家人坐在张坝古村落的石头上,静默读诗在这个佛树下,一时间复活了无数情感聚焦的乡愁。是的,这棵有着七百年传说的神树,融汇着我对过去岁月的反思、沉淀和复选,原来这解不开乡愁和人事纷扰,是对一棵菩提树的追忆,还有说不清道不明扎根泥土的缠绵。

 

    (作者:祁云2020年6月11日于武都)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合作单位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