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陕西20名职业农民被录取上大学 平均年龄近38岁

时间:2016-06-21 11:12来源:新京报 点击:
陕西20名职业农民被录取上大学 平均年龄近38岁

  富平县的职业农民平常在接受种植方面的技能培训。富平县农业局供图

  “面朝黄土背朝天”曾是很多人心中农民的形象,现如今,一些农民正在通过学知识学技术改变传统的务农方式。近日,陕西省20名农民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今年9月,他们将跟其他大学生一样走进校园,接受为期3年的全日制高等职业教育。

  这20名农民来自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其中2名女性,平均年龄将近38岁,最大的今年50岁,最小的22岁。据富平县农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是当地的种植大户或规模经营户,最多的一家承包了500多亩地。

  他们即将就读的大学是杨凌职业技术学院,记者从学校方面了解到,这些职业农民走的是学校自主招生渠道,经历了网上报名、审核、文化课考试和面试等“多重考验”,最终被成功录取。

  同时,这也是陕西省首次录取职业农民上大学。

  县农业局:学费政府买单,农民只要付出时间

  记者了解到,这20名将步入大学的职业农民全部来自陕西富平县,而负责组织他们报名的是该县的农业局。

  该县农业局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参加学校这次自主招生主要有两个条件,一是高中以上学历,必须有高中毕业证;此外,“全部都是职业农民”。

  什么是职业农民?他们和普通农民有什么区别?记者从陕西省农业厅的相关文件中看到,职业农民意为将农业作为主业来经营,以农业经营收入为主要经济来源,以期实现利润最大化的理性经济人。

  2013年富平县农业局启动对职业农民的培育,平日里请农广校的专家给农民培训种植、养殖、果蔬栽培等方面的技术。去年4月,富平县和杨凌职业技术学院合作成立了专门的“富平职业农民培育学院”,此次录取的20人都曾是职业农民培育的对象。

  据富平县农业局负责人介绍,从2013年至今,该县共培育出初、中、高级别的职业农民722名。级别的认定有一定的标准和基本条件,如年龄在16岁到55岁之间,同时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在收入方面,初级职业农民应达到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的5到10倍。

  “他们的学费都由政府来买单,不用担心学费,他们只要付出时间去学就行。另外我们也在跟学校方面沟通,看能不能有一定的灵活设置,毕竟这些农民也都有很多的活儿要干”,据富平县农业局负责人表示,该县对职业农民还有一些相应的扶持政策。

  校方:将获得跟普通学生一样的大专学历

  录取这20名职业农民的学校所在地为杨凌,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个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也是中国首只克隆羊“阳阳”的诞生地。

  从2013年开始,杨凌职业技术学院与一些地方政府联合设立“农民培育学院”,教授农民专业知识,目前已经和渭南市富平县、延安市洛川县和咸阳市彬县开展了合作。

  据杨凌职业技术学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过初期的报名和筛选,共有28个人进入文化课考试,最终录取了20个人。”考试内容和普通高考生一样,笔试分为数学、语文、英语,满分各100分。

  笔试之后的面试“共有5名面试官组成面试小组,主要考查社会、生活和逻辑方面的综合知识,此外还涉及一些与职业农民所报考的专业相关的内容。”通过笔试和面试的加权排名,学校最终确定了录取名单。

  此外,记者了解到,因为课程设置和学习内容的区别,这20名学生将单独设班。3年的全日制学习之后,这些职业农民将获得跟普通学生一样的大专学历。

  ■ 释疑

  学习与务农两者如何兼顾?

  专家到田间上课,每周4天课,农忙时可放假

  为了方便职业农民处理家务和农务,他们一周上4天课,还会根据农忙情况设立芒假和秋假等,“他们家里有地,有时要摘苹果,有时要施肥打药,要让他们在教室坐着上课就不太符合实际了。”

  校方负责人告诉记者,因教学对象是职业农民,所以在教学培养和课程设置上和一般学生略有区别,“实践方面的课程会增多,甚至可以请农业方面的专家到田间地头儿去上课,比如树怎么剪枝。普通学生有英语课,对职业农民来说可能要弱化。”

  ■ 对话

  职业农民:最盼学到农业新技术

  今年23岁的翟晨是富平县军寨村人,因为规模化经营,他家共承包了300多亩地,种植梨、葡萄以及蔬菜、小麦和玉米;与翟晨明显不同,今年50岁的于郑州是20个被录取的职业农民中年龄最大的,他经营着30亩的园子,专门种植苹果。

  新京报:平常在种地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问题?

  翟晨:去年冬天种的白菜和今年种的有机菜花销售都不行,去年白菜种了80亩,价格很低,当地是1毛钱1斤,我们运到青海西宁能卖到四五毛钱,但是太多了拉不过来,最后赔了将近10万块钱。

  于郑州:家里的果树平时套袋、收花和摘果子都要雇人,忙的时候要雇十五六个人,每个人每天的工价是80块,支出还是很大。

  前几年果子收成不好,对施肥和农药研究不透,果子虽然长得不错,但是面向上脱不了肥,很难看,卖不上价格去,比如人家的能卖3块钱,我只能卖一两块。

  新京报:当时为什么选择报名参加学校的考试?

  翟晨:村里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很多在外面工作,我们留在村子里种地也不容易,我对这些东西比较感兴趣,关于规模化种植和科学种植,想了解更多的知识。

  于郑州:我种果树有20多年了,虽然懂怎么种,但是现在农药和化肥发展得很快,地下的营养调节和病虫害也在变化,会产生抗药性,我们平常只是摸索出一些实践经验,但是理论上还差得远。之前农广校的老师讲种植方面的技术,我觉得挺新鲜的,所以这次就报名了。

  新京报:当时考试考了什么内容?有没有难度?

  翟晨:考了数学、语文和英语,题比较简单,我2012年高中毕业,学起来比较容易,好像考了270分。

  于郑州:我1986年高中毕业的,但是考试成绩还不错,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学英语,今年儿子中考,我平常也看了看他的英语书。

  新京报:最想从学校学到什么?

  翟晨:我现在还比较年轻,种植的经验不足;我爸是老一辈儿,种植方面比较传统,没有科技性。最想学科学化种植,不是传统的。专家各有各的办法,我希望根据他们教的内容自己琢磨,看能不能得出自己的方法。

  于郑州:现在农业上总出新技术,比如水肥一体化,把水和肥料放在溶解池里,直接灌溉到树根上,肥料就不会挥发。这些新技术都要慢慢学,最想了解的还是对果园的施肥、农药管理。

  新京报:家人对你去学校学习是什么态度?还有什么顾虑?

  翟晨:挺赞成的,我也比较感兴趣,我爸种了大半辈子的地,他那么辛苦,但是并没有特别成功,所以我想改变一下方法,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得更好。

  于郑州:老婆一开始不愿意,说家里一大摊子事儿需要管理,后来我给她做工作,说技术要是学好了才有收益,她就没话可说了。还是担心跟不上进度,因为像我这个年龄再学东西,时间和精力上都没办法安排,所以我打算在学校集中学习,然后回家之后自学。

  另外虽然我记忆力不如年轻人,但是实践的时间长了,有这个基础,我估计也不会太难。

  专家说法

  最重要的是保障“学有所得”

  对于高校中的农业教育,中国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在农民和农业教育方面,产出转化有限,总体来说还处在比较落后的水平,尚缺乏相应机制,一些学生在学校里接受相应的教育,但在就业时比较困难。

  储朝晖表示,对于职业农民走进高校,要看有没有明确的专业方向,最主要的是要保障“学有所得”,同时在教学方面,应该着重考虑实际生产的需要,甚至其中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的生产种植特点,要多听学生在教学方面的需求,从而为实际生产服务。

  来源: 新京报

顶一下
(1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