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曹永安:风雨养蜂路 收藏
2018-07-12 13:06|中国文化联盟网 |

  【按语】祁云:蜜蜂通人性,此文最真情

日子在一波接一波的忙绿中,一页页翻过,不意中的一件事,确能打开另一个人的思想。前些天在扶贫点组织养鸡、养蜂、中药材等实用技术培训,我突然想起一个养蜂的故乡同学曹永安,为此我认真记下笔记也取了本技术书,准备带给他,可能用得着。

我知道,他在家乡自己的村庄养蜂,不知道养蜂情况如何,去年孩子高温假间,有时间带着我和乡间工作的弟弟乡间转转,到过同学的村庄双郑村,恰好是文化部门的扶贫点。在新修的戏楼院子里,我遇见多年未见的同学曹永安,他高大的身材,华发满头,也格外精神。我们聊了一些个人的事,得知他在养蜂,而且正在兴趣点上,我也跟随他到一个蜂场,一箱一箱他都很疼爱。当时村子里正在硬化道路,多家修房,弟弟和村干部见面安排了他的乡村事。不多一会儿和同学相处,就离开村庄。我才知道一个同学在外面打工、做生意多年后,回乡养蜂了,做起了甜蜜的事业。

直到前几天,我想把养蜂专家的电话沟通方式给他,指导他的养蜂,但没有留下电话,托另一位同学联系,就这样到了今天,微信通了。我素来认为农牧产业是和各种生命体打交道的活儿,兴旺与衰落与节气、环境、智力、性情多种因素有关。不是“王朝马汉一声叫,听相爷把话说根苗”随喊叫、随来到的简单事。

我想和曹永安同学谈谈,真诚原味地说说养蜂事,说说他和这小蜜蜂的故事,结果他几天就写好发来了,而且很真很实很感动人,饱含在甜蜜事业后面的辛苦和不易,尽在其中。也能知道一个养蜂人最需要什么?需要哪些实实在在的帮助,技术的、培训的、设备的、沟通的,甚至精神鼓励和同行引导,组织到成功地方实地考察践习,也让他们信心倍增。也要让投资去向的决策者知道如何贴心到位的帮扶,农民的产业知识培训、社会规范教育、时代精神教育、技能特长辅导,好多问题是农业收益和农民对土地、对农业的感情问题,好多事情需要帮扶者“润物细无声”的毛毛雨,不是“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大场面,让我深切的知道发展农业产业的精细和不易。陇南礼县把培训当回事,毛毛雨长下,才有老同学的大收获。感谢你!永安,你这篇文章,细心真挚,胜过我干枯教条无体温的调查。谢谢你了!以此文献给产业扶贫路上奔波者!(祁云 2018年7月6日)

风雨养蜂路

记得小时候,我的爷爷经常跟我讲:生活总要先尝尝苦头,再品品甜头,日子才会过得更踏实!我已经过了半生,从幼稚到成熟,忙忙碌碌,经历了走南闯北,迈过知天命的年纪,人生已过了大半,回想我过去养蜂的这五年,一路跌跌撞撞,碰到很多困难,和村民的不理解,除了年岁的增长,不变的是我对这份甜蜜事业的执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自然生命保持的那份敬畏。

五年前的春天,我去天水市做药材生意,偶然间遇到一对养蜂夫妇,有机会和他们体验了一下平凡而又温馨的生活。路边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盛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在大路旁,在花间,带着三十多个土式蜂桶,带着锅碗瓢盆,搭建一个临时帐篷,住上一段时间,此地的花谢了,就去另一个地方。离别的时候,我当时想,追逐鲜花而居的生活是一件极其悠闲又浪漫的事情,流浪在路上,生活在路上,悲欢离合也在路上。

和养蜂夫妇的相处,让我想到了年幼时祖父养蜂的场景,每年春天,万物生长,外界蜜源植物争相开放,这些可爱的小精灵们要忙着分家。在天气晴朗的时候,蜜蜂们纷纷出巢,密密麻麻的在空中盘旋,前面的信息小蜜蜂侦查方向,后面的其他蜜蜂跟着他们来来往往,有的蜂群会在附近的大树上歇脚,有的即使祖父翻山越岭的追赶,也不会停留下来。每当蜂群跑掉时,祖父总是坐在蜂桶边,大汗淋漓的吧嗒吧嗒抽着烟袋,心情低落的他总是以“蜂是飞财,无缘不来”聊以自慰。随缘,便是我对养蜂工作最深刻的记忆。

中秋节的前十多天,便是“打蜂”的时节。晚上,准备一口大锅,填些柴火,向锅中填少许油或水,将整个蜂桶中的蜂脾和蜜蜂倒入锅中,盖上锅盖,等蜜蜂死掉,锅中蜂蜜轻微沸腾时,用筛子过滤烧死的蜜蜂,再将蜂蜜连同蜂蜡倒入缸中,待蜂蜜冷却,第二天铲除表面的浮蜡,剩下的便是他们认为的“熟蜂蜜”。这种在现在看来如此荒唐的做法,却为哪个物质资源极其匮乏的年代送去了甜蜜,也成了我记忆中最珍贵的味道。从天水回家以后,我把搁置多年的旧蜂巢重新拾掇起来,并从孩子娘舅家借得5桶蜂,加以悉心照料,天天朝养过蜂老农家里跑,向他们学习养蜂的技巧和方法。这是我养蜂兴趣的开始,也是我的养蜂生涯的开始。

时隔一年,原先的5箱蜂,由于清明时受冷空气影响,再加上自身不懂技术,其中一箱蜜蜂出现了蜡冥虫,导致了蜜蜂弃巢而逃。另外两箱分出的蜂中,由于收捕时所使用水或沙子,使得蜂王丢失,等到黑屁股的工蜂越来越多,性情躁动总是蜇人,最后就连黑屁股的蜜蜂也没有了,等我打开蜂巢一看,除了雄蜂,黑压压的什么都没有。原本分出的13箱蜂,最后落了9箱蜜蜂。在我鏖战一月有余的生活中,每天在蜂巢边等蜜蜂分群,每天等收蜂和要收蜂的辛苦,我才发现中蜂养殖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是一项智力、体力、观察力结合的合力活动。

近三年的养蜂成果是遇见一个贵人有关,我村收购药材的西和小伙张爱学,此人年轻有为,性格爽朗,也搞中锋养殖,看了他的中蜂活框养殖,我才发现我对中蜂的认识太过于片面,后来向他虚心请教,拜他为师,他跟我讲了中蜂的习性和过箱技术,将5巢蜜蜂收于蜂斗中,蜂巢中的蜜脾割掉,留少量子脾,在将蜜蜂倒入巢内,而秋季外界蜜源虽少,但花粉较多,用糖浆饲喂,便能解决蜜蜂缺蜜的情况。另外四巢蜜蜂,割下来的子脾,他并没有扔掉,而是绑在活框架子上,再将收来的蜜蜂倒入活框箱内,插入隔王板,每晚用1:1蔗糖水饲喂,待到有花粉进入,蜜蜂一切秩序正常时,去掉隔王板。(原来蜂群中只有一个蜂王,生蜂蜜比熟蜂蜜更有营养,人工也可以分群育王)看到这一切,我心里非常惊奇,原来中蜂养殖也可以像意蜂一样,可以进行规模饲养,临行时,我买了他的两个活框箱,并将我的两箱蜜蜂赠与他作为蜂种。  

人们总是对新鲜未知的事物抱有十分的热诚,我也并不例外,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总是去翻看活框的蜂箱,看看蜜蜂酿蜜,再找找蜂王,打乱了蜂家庭自然平静的生活。国庆节那天,意料之外,两群蜂在我长期的人为干预中全部逃飞了。这件事情让我认识到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滋味,养殖蜜蜂并不是只能一腔热血就能养成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掌握蜜蜂习性和科学的管理技术。  

我购买了中蜂养殖技术的书籍,在子女的帮忙下,又学会了网上查阅资料,蜜蜂的养殖也渐渐有了起色。由于自然分群再加上自然收捕野蜂,蜜蜂的数量扩大到24群,但我心中始终有些疑惑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办法,我的技术性目标,离我规模化养殖道路还很长远,蜜蜂分蜂结束以后,趁农闲时间,我自己报名参加了天水的中蜂培训班,从蜜蜂春繁、培育种王、人工分群、越冬管理、虫害防治有了全新的认识。也解决了我书本上解决不了的困惑,深度学习使我大受裨益。深秋时节,我对其中15群蜜蜂进行割蜜,除留的子脾和少量供蜜蜂过冬食用蜜脾外,得到蜂蜜300余斤,按50元/斤的市场价格,得现金收入15000元。对于一个以务农为生,辛勤劳作的农民来说,一年养蜂的收入是土地种植的三倍。尝到甜头的我萌生了规模化养殖的想法,2016年年末成立了中蜂养殖农业合作社,从四川引进5箱阿坝蜂种,又从网上买了许多中蜂活框养殖设备,按照网购蜂箱的尺寸规格,又自己制做蜂箱60多个,如果把全乡各村养殖中蜂的散户因每年“打蜂”烧死的蜜蜂购买后过箱。就能得到100多箱蜜蜂,按照1/2的转化率,也能得到50多箱,为来年蜂场的壮大提供条件。但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走遍了全乡几乎所有中蜂养殖户家里,给他们说了我的规模养殖思路,和收购蜂群的想法,及中蜂过箱的好处,没人愿意把蜜蜂卖给我,我也成为了他们眼中的‘蜂痴’。当地俗语“蜂扫一世穷”,蜜蜂被人扫走以后,自己以后蜜蜂就养不成,“妇女不能碰蜂桶”等很多封建迷信的说法,这件事让我认识到了群众工作的路还很遥远,千人千面,各有打算。最后无奈之下,决定在儿子大舅身上做工作,碍于情面又半信半疑的他最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当他看到过滤完的干净蜂蜜,屋子里并没有他想象中有蜜蜂遗漏的情况,僵硬的脸慢慢融化露出了微笑。从另一种层面上来说,这是对我工作一种肯定。扫蜂结束已是凌晨一点,虽然只得到了5群蜜蜂,但我还是从内心充满感激和喜悦。

2017年春,考虑到桶养蜂群自然分蜂所带来的压力,除留5个群势强的蜂群自然分蜂外,其余全部过箱进行人工分群,又培育了新的优质种王对产暖能力差的蜂王进行更换,于五月中旬分蜂完毕,蜜蜂群数达到70余群。  

这个春天,我和养蜂户的关系也得到了明显改善,他们有时间就到蜂场来观看,向我咨询蜜蜂习性、过箱和捕蜂技巧。自然分蜂的季节,我给了他们提供了防逃王片,我也由他们眼里的蜂痴变为了会钻研的科学家,但我认为我只是懂了点科学技术,科学家的名号更是谈不上。中蜂适合定点饲养,考虑到蜜粉源的限制,本地一个蜂址只适宜养三四十群,由于没有选到合适的定养地点和新蜂场的管理办法,故将新分的40箱蜂群以每箱600元的价格转卖。剩余的30群蜜蜂,在秋季取得蜂蜜400余斤,加上出售蜂群获得纯收入4万多元。打蜂的季节,养殖户们跟我约定时间给他们过箱,在我的悉心指导帮助下,我也免费获得了30余群蜂群,看到中蜂养殖户观念的改变,我觉得我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今年,是天气异常之年,由于冬天格外寒冷,又没有大量蜂群越冬经验,导致10多群蜜蜂越冬时死亡。清明时节又遭遇两场雪灾,本该植物发芽的季节出现大面积霜冻,半个月的寒冷天气导致各种蜜源植物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出现有花无蜜的情况。这对于一个以靠天吃饭的养蜂人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蜜蜂分群以后,蜂群数量达到104群,大面积流蜜的季节,很多蜂群都维持不了三指宽的“温饱线”,连基本生存都成了问题。迫于无奈,将群势较弱的蜂群进行合并,部分强群进行转场饲养。

最近,我又参加了陇南市扶贫政策的中蜂产业技术培训,徽县基地8天的理论与实践使我受益匪浅,我对蜜蜂养殖也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自然法则和人工技术之间必须取一个恰当的平衡。

土式饲养具有不可替代的生产优势,人工干预少、环境抵抗力强、蜜蜂间信息传递迅速、采集积极、蜂蜜品质高、越冬后易复壮等,一群蜂年产蜜在15-60斤之间。其缺点是自然分群及病虫害管理等因素限制无法规模化养殖。而活框养殖对于种群的培育,人工分蜂,病虫害防治,为大规模的生产管理提供了保障,但生产出的蜂蜜的品质相对较低,蜂群年产蜜量为5-25斤,中蜂蜂蜜粘稠摇蜜也较为困难。如何将土式和活框结合起来,先利用活框快速复壮,再转到土式蜂巢进行生产,期间避免蜜蜂分蜂,成了我以后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保证蜂蜜的数量和质量并重同步问题,是我一个真心养蜂人的立足点。

虽说“种地靠天爷吃饭,养蜂心情跟天转”,但我始终相信,只要我肯坚持下去,持之以恒,便能得到应有的收获。同样也希望自己能走出一条职业化的养蜂道路,同样也希望养蜂能成为带动我村的一个成熟的产业,为未来标准化、品牌化的经营提供条件。提起了这份甜蜜事业,我感受到和蜜蜂打交道的乐趣和快乐,我的心比蜜还甜。

(作者:曹永安是个养蜂专业户, 2018年7月1日写于湫山乡双郑村)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合作单位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