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悉尼生活散记——在史蒂芬港

时间:2016-08-22 12:20来源:《今日文艺报》 点击:

      七月,是悉尼的冬季。周六,我和儿子一家,从悉尼开车到史蒂芬港游玩。

      首先我们去滑沙。
      远远望去,一行人抱着滑板,在高高的坡上缓缓而行,像极了电视剧《西游记》里的片头影像。不同的是,《西游记》里的瀑布是水,这里的瀑布是沙。
      史蒂芬港的海边上,居然有如此大面积的沙滩,不,应该叫沙漠,它绝对够得上沙漠的宏伟气势。原以为,沙漠都是一马平川,一片散沙,踩进去拔脚都吃力。而眼前的沙漠,有高丘,有低洼,高洼之间有坡度。坡度有倾斜的,也有90度的,看上去,很奇妙。一直以为,沙子是不抱团的,却原来斜坡也有一定硬度,踩不塌,压不垮,沙子拥抱在一起,是这番景象,我还是平生第一次看到。
      滑沙的地方,就属于这种情况。坡度的顶端很高,比较陡,边缘上比较低一些,坡度相对也缓一些。胆子大的年轻人,每次都抱着滑板走到最高处,他们把滑板放平,人坐上去,赤脚,脚掌直立,脚跟放在滑板前端的楞儿上,双手撑沙,向前移动,然后顺着坡迅速下滑,溅起一路沙浪和欢快的尖叫声。
      我胆儿小,站在低矮处,向坡底望去,顿觉眩晕。开始,只想当看客,不想亲为之。看着儿子儿媳和孙女抱着滑板一次次爬上顶峰,从最高处滑向坡底,涌进沙窝,十分开心的样子。我心里便痒痒的,跃跃欲试。于是,脱掉鞋袜,踩进沙窝儿。毕竟是冬季了,尽管阳光亮亮的,还是感觉到了沙子的凉意。
      儿子看我坐上滑板,鼓励道:滑吧!滑!我迟疑着,犹豫着,畏惧那种迅速跌落的失重感。孙女也在鼓励:奶奶,没事的。滑呀!我咬咬牙,豁出去了。即将下滑的那一刻,我还是恐惧地将双手十指狠狠插进沙里,以此减缓速度。滑到坡底向上看,别人滑过的地方,平平的,白白的,溜光。我滑过的地方,留下两道深深的抓痕,格外醒目。
      沙子在斜坡上的硬度和力度,是我不曾想到的。我如此用力抓,它们没有呼啦啦流泻下来,虽然被我抓松动了,却依然停留在原地方。
      滑沙的滋味还是不错的,滑沙不同于滑滑梯,滑梯是人造的,是硬邦邦的铁板或塑料板,而沙是天然的,是柔软贴切的,在沙里滑行,舒适而安全。
      滑了几次,便想四处走走,看看,赤脚在沙漠中悠闲地散步。抬头看,天空像硕大的蓝色帐篷,把我们罩在下面。举目远眺,帐篷下,一半蓝,一半白,蓝的是海,白的是沙,在天和海、天和沙的衔接处,缝合得严严实实,再也看不到其它,好像世界只剩下蓝白两色。
      海边,一浪追着一浪,像滚动的雪,翻卷的棉,海天一色,空旷而辽远。面对海,心门大开,拳头般的心,好像被眼前的景象撑大了许多。
      再看沙,白茫茫一片,那么沉稳,那么洁净。走着走着,便产生了与其拥抱贴脸的欲望,于是,趴在沙的怀里,躺在沙的臂弯里,感觉温嘟嘟的。太阳把它焐热了,它又温暖了我。我憩在无边的辽阔里,感觉自己渺小得像只蚂蚁,不,像一粒沙。和神奇的沙漠脸贴脸地相拥,听着远处传来的阵阵涛声,我有些醉了,和大自然亲吻,是一种多么奢侈的享受。
      夜间,我和儿子一家,住在一座离地面只有五个台阶的小楼里。小楼里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很宽敞很干净。在沙漠里滑沙、跋涉、游玩了近一天,晚上洗个热水澡,美美睡了一晚。
      清晨,呼啸的风把我吵醒了。冷风嗖嗖,没有了昨日的温和。昨天离开沙漠时,孙女看到有人骑骆驼,非要骑。因时间关系,答应她第二天再来。
      再次走进沙漠,它换了一副模样,白沙在风的推动下,水一样奔跑流淌,细沙追逐着人,直往嘴里钻、脸上贴,搞得人睁不开眼睛。前边有个旅游团在骑骆驼,我们需要排队等候。风越来越大,我们只好钻进车里。干净的汽车,里里外外灌进不少沙子,嘴巴里的沙粒,嘎嘣嘎嘣直响。
      终于轮到我们了,我和孙女戴上安全帽,站在最温顺的领头骆驼前,等待工作人员的操作。好一会儿,没人招呼,好像有什么异常。儿子上前询问,得到的答复是,风太大,刚才有只骆驼发怒,不肯走,差一点把人甩下来。他们担心出危险,要暂时停止骑骆驼游沙漠这项有偿服务。
      带着遗憾,离开了沙漠。
      开车来到另一处风景区,听儿子说,来这里的人,必登山观海。然而,天不作美,风大且冷。赏景的欲望促使着我们,顶风登上了最高点。
      四个方向,有着不同的景致。站在山顶的栏杆处,眺望远方,俯视脚下,除了感叹大自然的神奇、辽阔、震撼、美丽外,笨拙的我无言表述内心的感受。儿子指着左右两侧的海水说,左边这侧通南极,水蓝得出奇,鲜艳得像水彩画。而右侧的水,就是通常看到的大海的颜色了。两处的海水,泾渭分明,奇特而美妙。孙女则对海面上的微型龙卷风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断发现,不断兴奋地指给我们看。风在海面裹起海水,打着旋儿转动,在阳光照耀下,呈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微型龙卷风,这里冒出一个,那里冒出一个,格外美丽,有趣。我想,这是否就是龙卷风的雏形,它一旦形成气候,大概就会变成恐怖的灾难了。
      四面的美景赏不够,直到肚子咕咕叫,才意识到,在这里已经逗留很久了。
      史蒂芬港,我记住了你的名字,你的模样装进了我的手机,留在了我的心里。——《今日文艺报》总第106期第二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