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悼念音乐泰斗郎毓秀先生

时间:2016-03-28 10:27来源:中国文化联盟网 点击:


郎毓秀
 
    近日从报上惊悉94岁音乐泰斗郎毓秀先生于7月7日凌晨逝世的消息,作为10年来多次采访她的川大老校友,我深感悲痛。她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地浮现在脑际,使我情不自禁想起那富有传奇性的光辉一生。
 
 
幼喜音乐  歌坛新星
 
  郎毓秀祖籍杭州,1918年11月4日生于上海。其父郎静山为世界十大摄影艺术家之首。他发现女儿有副好嗓子,就尽力培养她,让她听外国唱片学外语,模仿哼唱,还让她在教会学校学钢琴,提高音乐素养。
  1934年秋,郎毓秀未满16岁就进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今上海音乐学院),师从俄籍男低音苏石林教授,主修声乐。大学一年级即为学长贺绿汀录制的女声四重唱《湖堤春晓》担任女高音。《渔光曲》作者、百代唱片公司经理任光,找郎毓秀先后为百代公司录制了《天伦》《杯酒高歌》等20张唱片,使她在东南亚声誉鹊起。当时签约费是灌一张两面唱片为100块银元,而在上个世纪30年代,五块银元就够6口之家生活一个月。郎毓秀还与影星王人美的前夫金焰合作灌了一张唱片,百代公司给他们两人各25块银元。郎静山说,郎毓秀那25块银元不要了,全给金焰。金焰非常感动,特开车来请郎氏父女去吃饭。郎静山也很高兴,还给懂事的女儿买了一块女式手表。抗战时期,郎毓秀灌的唱片《杯酒高歌》被新四军改编为慷慨激昂、气壮山河的革命歌曲,对鼓舞广大战士英勇杀敌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抗战的大后方,几乎人人会唱这首歌,可见其影响之大。
  有一次,美商电台举办音乐比赛,郎静山特地为女儿报了名。郎毓秀不负父望,她唱的意大利歌剧《蝴蝶夫人》夺得了第二名。此后,电台多次请郎毓秀去演唱,称她为“小蝴蝶夫人”。
   
出国留学  成绩优异
 
  郎静山得知申请庚子赔款出国留学必须要多学几种民族戏曲,就请老友、京剧大师梅兰芳,昆曲名家徐炎教女儿唱京剧、昆曲,让她吸取博大精深的民族戏曲的营养,以丰富自己的唱腔和技巧。还让她参加教会唱诗班、工部局交响乐队、业余合唱团的演出活动,多方面锻炼她。
    1936年,冼星海从法国回来,听了郎毓秀唱歌后,送她一厚叠不同国家的乐谱,并对郎静山说:“令嫒很有音乐天赋,应尽快送她出国深造,将来必成大器!”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全面抗战开始,申请庚子赔款无望,郎静山就向亲戚朋友借了一笔学费,送女儿去比利时留学。
    1937年9月中旬,郎毓秀几经辗转到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时,考期已过,她非常焦急。幸亏戎根院长同意她补试,由他与两位教授担任主考,她才顺利考入戴依斯教授的高级班。
    那时郎毓秀还没有满19岁。她深知国外留学之不易,作为中国人,一定要为祖国争光。她发奋学习,星期天从不出游,不看电影,钢琴一练就是7小时,每晚做作业到深夜。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学期由于不懂法语,共同课无法跟上。但声乐和钢琴不同,老师稍作示范,她就能领会。第二学期她就能大致听懂,并跟上全部必修课。《乐理及视唱练耳》这门基础课竟在38名考生中获得唯一的满分。发榜时,在场的近百位师生友好地欢呼:“中国万岁!”同时热情地争相拥抱她,给了她巨大的鼓舞。
    在校期间,每周的合唱课由著名指挥家戴佛讲授。有次排练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有一个音总不能很准。戴佛教授忽然指定郎毓秀这个唯一的中国学生站起来试唱,她竟达到了指挥要求的音准上。戴佛教授赞叹地对全班学生说:“你们应该到东方去找这个音!”
    由于郎毓秀在比利时留学成绩优异,中比庚款委员会考察核实后,特奖赏她5000比国法郎,这笔钱在当时可解决她半年的生活费。
     
逃出魔掌  落户成都
 
    1937年初,郎毓秀曾请上海广慈医院医师萧济教法语,初次相识,后到广慈医院治疗护理伤兵,两人逐渐熟识。1938年萧济由法国到比利时,两人经常见面,感情日增。1939年初,萧济奉命回到山西中条山野战医院工作,他们才洒泪而别。
    1941年,郎毓秀从比利时皇家音乐学院毕业后,回到了沦陷后的上海,他们家已搬到法租界。郎静山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在兰心大戏院为女儿举行了她回国后的首次独唱音乐会,受到行家和观众好评。
    此时郎毓秀得知萧济在中条山失守被俘,经当地人士保释已到北平的消息后,就只身赶到北平。1941年5月,在萧济医务界同学的帮助下,他们俩结了婚,办婚礼及蜜月的费用都是同学们送的。
    郎毓秀、萧济夫妇不堪忍受“亡国奴”的屈辱生活,经过精心准备,他们带着8个月大的长女萧桐,悄悄逃离魔掌,从北平到山西太原,再到河南洛阳,最后经过陕西西安,两人分别于1944年7月和11月先后逃难到了四川成都落户生根。萧济在成都天主教医院任外科医生,郎毓秀在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任教,过上了比较安定的生活。
      
美国深造  西欧公演
 
    1946年初,郎毓秀、萧济夫妇双双获得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奖学金,一同赴美。郎毓秀在辛辛那提师范学院学电风琴和作曲,又在音乐学院学声乐,逢年过节常被请去教堂唱圣歌。他们夫妇还到夜大学英语,生活忙碌而充实。
  毕业前夕,郎毓秀由老师推荐到10多所大学举行独唱音乐会,还应邀去肯基塔州和克利夫兰城做节目,受到热烈欢迎。
  1948年9月,郎毓秀夫妇回到成都,萧济任成都天主教医院院长,郎毓秀被华西大学音乐系聘为系主任。由于她声名远扬,音乐会总是满座。1952年院系调整,省立艺专改为西南音专,郎毓秀也由华西大学调到西南音专(今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任系主任。
  新中国成立后,郎毓秀连续当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她还是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有一次在京开会,周恩来总理邀请郎毓秀跳舞。郎毓秀对总理说:“我还是喜欢搞业务,不适合做系主任。”总理说:“你可以找个好助手嘛,行政上的事可以交给助手去干,你还是继续当你的系主任。”
  1956年3月,郎毓秀随中国文化代表团出访意大利、法国、瑞士三国,并举行独唱音乐会,演唱了不少中外名曲。她那高雅的台风,熟练的外语,充沛的激情,柔美的歌声,倾倒了爆满的音乐大厅里金发碧眼的外国听众,报刊上好评如潮,赞扬她的歌声:“音色像天鹅般柔美、滋润”,“对歌曲的处理用情和表达是那样的准确独到,使人感动不已!”
  在巴黎,郎毓秀还专门为中国同胞举行了一次独唱音乐会,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祖国的歌曲了,听到这些熟悉的旋律,声声入耳,倍感亲切,掌声久久不息。
文革十年  全家株连
  1965年冬,郎毓秀赴京参加全国人代会,又到上海录制了13首歌曲。回到成都不久,“文革”开始了。萧济被打成“帝国主义走狗”,惨遭批斗。她也被打成“里通外国”的“反动学术权威”,不准她唱歌,还被抄家,“关牛棚”,抄去她所有的乐谱、录音带、照片,又把她赶到了乡下去喂猪。郎毓秀的9个子女也受到株连,其中8个到广元、会理当知青。当别的知青陆续回城时,他们的子女仍在乡下。直到粉碎“四人帮”后,才回到成都。有的当知青长达11年,后来才在会理参加了工作。
  尽管“文革”禁唱,生活困顿,儿女分离,精神痛苦,但郎毓秀从未屈服,而是尽一切努力同厄运抗争。“文革”后期有不少时间“逍遥”,不准唱歌,她就开始翻译外国声乐论著。1974年恢复工作后,她每天坚持练嗓,不到一年就可以在两个八度间自如歌唱了。
  
夕阳绚丽  奋进不已
 
  1981年3月,63岁的郎毓秀由长女萧桐担任钢琴伴奏,在昆明、重庆、成都、北京、天津、上海、武汉等7个城市举行了17场“告别舞台音乐会”,均获得巨大成功。
  1987年和1988年,郎毓秀两次应邀担任美国纽约“罗莎·庞赛尔”国际声乐比赛评委,显示了中国人在世界声坛的地位。1993年赴美探亲,75岁的她在休斯敦中华合唱团举办的音乐会上,独唱《蝶恋花》《月姥姥》和美国小夜曲《美好的一天》,依然魅力不减。1998年她与四川音乐学院苑茵合唱团去无锡参加裕兴杯“98夕阳红”全国老年电视合唱比赛,以《太阳之光》和《雪花》两首歌曲夺得金奖,她本人还荣获“特别荣誉奖”奖牌和一台VCD。在2001年9月“首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的评选中,她还喜获“金钟奖”的“终身荣誉勋章”。郎毓秀60多年歌喉宛转,享誉全球,可算是我国声乐界的“长青树”了。
  郎毓秀先生经常坚持骑车健身,身体很好。哪知2000年8月她陪同从美国回来的弟弟郎俊秀游杜甫草堂等景点,忙了一整天,过度劳累引发脑溢血,右侧肢体偏瘫,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她积极治疗,坚持每天晚饭后散步健身,居然大见成效,又恢复用电脑著书立说。
  2003年7月21日暑假期间,我去竹园看望郎先生时,她正教北京来的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二年级学生周媛学法语,又为周媛演唱法国现代作曲家瑞雷的名曲《摇篮》。她病中仍满腔热情地培育新人,这种无私奉献精神,实在令人感佩。
  郎毓秀的丈夫萧济精通法语、德语和拉丁语。1975年退休前是铁二局医院院长 ,他们夫妻恩爱,相濡以沫,2001年喜庆“宝石婚”(结婚60年)。谁知才过3年,萧济就因病撒手人寰,郎毓秀十分悲痛。经过子女悉心劝慰、照顾,她才逐渐从悲痛中解脱出来,继续投身于声乐教育工作。
  郎毓秀夫妇有9个子女,全部成家立业,并有了9个孙辈。其中长女萧桐在美国休斯敦一教会学校任钢琴教师,第四子萧楫也在休斯敦一合唱团任乐队指挥。孙女萧雪、萧静薇在四川音乐学院学习声乐、器乐,事业后继有人,使郎毓秀深感欣慰。
        2006年8月,四川大学出版了《群星璀璨—四川大学校友风采系列第一辑》,我写的《声乐界的“长青树”—原华西大学声乐系主任郎毓秀教授》一文也入选此书。我把这本书面交郎先生后,问及她今后的目标,她精神振奋地说:“活到老,学到老,写到老,唱到老,教到老!”她这种生命不息,奋进不已的精神,实在令人感佩不已!
  郎先生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她任教70多年,为我国声乐界培养了不少人才,她的学生震勇,在她的指导下进步很快。先后夺得全国新人新作美声组二等奖第一名,“哈尔滨之夏”全国声乐大赛美声组一等奖第一名,还获得专业组美声唱法优秀歌手奖。2008年她90岁,中风8年之后,还带了庄文静、席萍晏、周雅倩、王馨敏等4名女硕士研究生。其中庄文静学习三年,已于2011年毕业。她教学严谨、要求严格,却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深受学生爱戴。
 
魂归大海  美名永留
 
    郎先生一生低调、谦和。从报上得知,遵照她生前遗愿,后事一切从简,不搞任何悼念仪式,灵堂、花圈都不要,骨灰带回上海,撒入大海,这更使我深受感动。7月7日下午,我骑车到川音“竹园”大门,除门上黄纸“悼文”外,未见任何花圈。到二楼客厅,只有郎先生端庄、慈祥的彩色遗照,摆放在满厅鲜花后面的白布条桌上。我向从美国休斯敦赶回来料理后事的郎先生的四儿子萧楫表示悼念之后,又问:“我5月给郎先生打电话,她说身体很好,怎么才1个多月与世长辞了呢?”萧楫说:“妈妈5月份身体尚好,到6月发现是胃癌,急送华西医院治疗,吃不下东西,觉也睡不好,但神志尚清楚,特瞩我们子女,后事从简,不搞任何悼念仪式,我们就是遵照她老人家生前遗愿做的。”我把大信封装的10年来采访郎先生后发表的10篇作品,郑重地交给萧楫,并说:“这些歌颂郎先生崇高人品和艺术成就的作品,就是我献给她灵前的敬仰之花!”
    我骑车离开川音“竹园”后默默地想:郎先生的离去,标志着四川音乐界一个时代的结束,但她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诲人不倦的严师风范,低调谦和的人格魅力,将永远活在每个敬仰她的人的心中!——《中外名流》第6期随笔·评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