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顶级机密

时间:2016-07-19 20:03来源:《今日文艺报》 点击:

   我决定辞职。不干了,这种工作我是一天也不想再干下去了。

  可是,我的决定遭到了全部人的反对,而且不是一般的反对,是强烈的反对。不过,干不干由我,反对无效!
  父母说,你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你以为这份工作是天掉下来的吗?
  我说我知道,是父亲求爷爷告奶奶似地多次向有关部门要求才获得的。母亲补充说,不但是低下求人,我们还花了不少的钱呢。
  我说我都知道,现在读的大学,跟你们以前不同,你们读完出来就是干部了,而我们还得四处找工作,还得花钱求人。但是,这个工作我是说什么也不想再干下去了。
  大姐也说,你怎么可以不干?这是一份多么好的工作啊,而且,你能入到这个部门,本大姐也是花了不少心机的啊,包括去陪领导吃饭跳舞唱歌,大姐的用心你就一点也不珍惜吗?
  我说我感谢大姐多年来的关爱,也体谅大姐的良苦用心。不过,请不要强人所难是了。
  最要好的朋友老柱也跑来说,你怎么可以放弃这个工作?你不知道,有你在那工作,老柱我一直觉得腰杆挺硬了许多,不但是有种荣耀感,更重要的是,有兄弟在这个岗位上,老柱我开起车来都放心一百倍。
  我说,作为朋友,该帮你们的我都尽力而为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我承认,在这个岗位上干了这些年,确实也为各位亲属及朋友开过一些绿灯,做过一些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比方说,亲戚朋友违了规,只要是本人当班,或者拿罚单来找到我,都尽量地给予放行,能不罚或少罚的尽量不罚或少罚,虽然每年上边给我下达了不低的任务,可我自有另一种原则,我始终认为,对于老百姓的违规行为,罚款只是个手段,而教育才是最终目的,不象他们,将这二者本末倒置过来。为此,亲朋戚友们都说我好,也为此,我曾被一些人举报过。不过,对比起他们的做法,我这算得了什么?
  确实,在现时阶段,交通警察,确是个吃香的部门。而这样的部门,也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去的。进了去的,多少有种优越感,以致上边三令五申要克服“三难”现象,却始终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因为我们出手就是经济,就是金钱。在大家收入并不丰的情况下,你因为开车闯红灯或者不按规定行车被我从腰包里掏了一笔钱,你谁不怕?而因为自己做错了事违背了规则,你谁不想侥幸过关,至少免于处罚?因此,你来求到我时,谁不点头哈腰?这样一来,办事者就不免摆出一副傲慢,就不免带点“三难”。有一回我从一个小排档经过,有两酒鬼就是这样议论着我们的:老鬼,你说你最怕的是什么人?交警。为什么?妈的,不怕官只怕管嘛,他手中装着本票,什么时候站你面前,手一举,单一撕,多则五百,少则两百,妈的,一个月我有多少个两百?那你遵守规则,按规则行车不就行了吗?这你不知道吧?只要叫你停下来,只要人家手一举,先是看证件,驾证,有。行证,有。保险证,有。城市通行证,有。四证齐全,该放行了吧?慢,有句话叫“牙鹰落地没空爪”你知道吗?就是既然拦你下来,哪有白拦的?再看看搭载超不超重,如果不超,要看你载物超不超宽,都不超,那就得查查你的灯光齐不齐全,前灯尾灯大灯小灯转向灯防雾灯除霜灯全试一遍,好,只要你有一只不亮,便又是一个敬礼,撕下一张单给你,到银行交款吧。那当然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我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可你是知道的,我们每天都在土里刨食,那车只要用上一定日数,总会有些小问题没能及时查出来,他们正好也来个“总有一款合适你”!
  是的,总有一款合适你。可我越来越觉得,这一款就不合适我。
  本来这是我们的机密,上岗之时,上边说是顶级机密,可我都辞职了,你们这样不理解我,我也只好跟你们说了。那就是,你别看我们站到马路上是那样的神气,可你们却不知道,这神气的背后,包含着多少辛酸?比方处罚,你道是逢人都可以处罚的吗?你们做梦也不会知道,有一回,我发现一辆小车停在不能停车的道上。我上前去处理,这种处理通常有两种办法,一是正告一下,让司机立即开离。二是处罚。要是驾驶员在场,可以当场开罚单,要是不在场,可以先将车子用数码相机拍下来,然后再开罚单贴在车窗上,让车主回来后看到,按罚单上面的时间要求到银行交纳罚金及到交警部门去接受处理。我一看,车门紧闭,车上没人,四处看过也没人。便取出数码相机将车子拍了下来,并且还将停靠地方的标志建筑物给拍下来,然后开了单子,贴在前窗上。
  不想晚上被领导劈头盖脑地克了一通。
  我当时不服,说,难道我这样做错了吗?
  你是不错,可你知不知道那是谁的车?告诉你,这是谁也罚不起的车。你不看看那车号?
  车号:021888。不过我确实不知道他的主人是谁。
  好,以后少给我惹麻烦是了。明天你到我这拿一份机密材料吧。
  第二天,我准时来到了领导的办公室。领导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交给我,说:回头认真地记熟它。
  那是一组阿拉伯数字,大概有五十多个,其中第一个便是021888。
  我明白了。
  可有一回,我看到了另一辆这样的车子,正在违章逆行,本想上前制止,一眼发现那车号012888,便一个晃忽,让它过去了。事后我在为这个数字想了半天也想不清楚,到底是021888,还是012888。回来查证,是我错了,让这小子侥幸了。
  可我却因为这一疏忽,让人举报了,第二天领导又是一个狠儿的批评,还扣除了一个季度的奖金。你说这工作是人做的吗?
  不干了,说什么也不干了!谁来劝说也不干了!——《今日文艺报》总第102期第三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