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相忘江湖(组诗节选) 收藏
2016-07-19 20:00|《今日文艺报》 |

江  南  远

 
执意远去的女人,背影碎成孤独的江南。
青花瓷、丝竹、烟雨……犹在
刀声沉寂、江湖空荡、传说荒芜。
一个男人、一杯苦酒、一支洞箫。
 
她越远,男人的江湖越发清晰。
 
天净沙的尽头,一盏枯萎的孤灯
支撑起,没落的客栈。
时远时近的,马蹄声,一遍一遍
踏响,大漠落日,快意恩仇。
 
云  飞  扬
 
边关,镇子,客栈。
长箫吹长静夜,
把江湖吹得老远。
 
月是秦朝的,
酒是唐朝的,
边关是过客的。
 
月黑风高,刀声又起。
谁?在打捞,失眠的武林。
 
他,从来不曾走远,
风起云涌的地方,
——才是他的江湖。
 
雁  南  飞
 
雁南飞,声声长鸣,斜阳里。
游子,还在征途,
明月,还在天涯。
秋风,把雁声吹得,很高很高;
风沙,把乡愁压得,很低很低。
 
乡关,一道一道远去
高天的雁鸣,
触痛,身体内部的断刃:
 
故园,曾经,春暖花开
桃红柳绿。一个配剑书生
来到,蒹葭深处,临水
大声诵读:“北方有佳人。”
 
江  湖  行
 
那时候还很年轻,走着,走着,
就飘进了江湖……
长剑掠过,灼灼的桃花,
爱恨走在,嫩嫩的春尖。
小桥、流水。
古道、西风。
扯一朵白云,剪一段流水,摘一场清梦
大碗大碗,吞吐着乡愁。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多年下来,内心只剩
大漠孤烟,残照如血。
长剑变成,无声的飞刀,例无虚发。
惟有桃花在春天之外,伴着流水默默呼唤。
——江湖。它依然年轻。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江湖还很年轻,我们——
不必急于老去。别介意,
我仍然希望,我们的相遇,在江湖。
 
南  山  近
 
我的南山,在任何一座山之南
是一座,绿树成荫,花草遍地的山。
山下,有一块耕田,有一座茅屋,
有一条河流。还要有一条,能够远行的小舟南山不能,离人间太远
要有人间烟火,可以种菜种粮
可以生火做饭。闲暇时,至于
采菊采荷还是采野花,我认为都行
每种花都有她,美丽动人的一面
 
当然我最希望的是,小舟某天能够
载回那个,千年未归的人,让我和他
把酒言欢,然后再带着他驶向,千年之后
 
天  涯  远
 
关山重重,天涯路远。
明月与桃花,总在梦境中把他叫醒。
疼痛,如大地一样辽阔。
 
江湖已是,一座空城。
乡关,孤悬在,红尘之外……
谁的泪?淌成一条,河流,
流经,桃花盛开的地方。
 
当牵挂,占领,一个人的时候,
天涯,与他渐行渐远。一朵桃花
在故乡,幸福地红了。
 
从  前  慢
 
那时候,随意改变自己的名字
我是谁,谁是我?
我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西域,小镇。黑色的刀声,
划过夜幕。孤独的血液
洗净一座客栈的,沉默。
 
我知道,黄药师的桃花
和欧阳锋的桃花。
一个开在山上,
一个开在心里。
 
那个叫桃花的女人,总是
抱着一轮明月的,忧伤。
把时光越过越慢,而大地
变得无限辽阔……
 
江南,桃花岛。过客走过
长空萧瑟。凄冷的苦酒
洗不净一座客栈的,沉默。
 
我知道,我的桃花,她,
开在西域。开在时光的缝隙里,
把岁月的温度,一遍一遍抚摸。
一遍,一遍,抚摸。——《今日文艺报》总第102期第三版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合作单位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
新华财经网
新闻访谈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东方融媒
红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