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一支笔”与丁艳艳

时间:2016-07-14 10:42来源:《今日文艺报》 点击:

    “一支笔”的真名叫什么,这实在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这个城市里,凡场面上跑的,几乎都知道一支笔这个人,知道他的文章了得,知道他是这个城市里唯一凭笔杆子吃饭的人,用当前时髦话谓之“自由撰稿人”。

    确实,一支笔用他那生花妙笔,捧红过多位崭露头角的文艺界新秀。所以当地文艺界流传这样一句话:“若要红得快,快找一支笔。”
    但一支笔所以被称为一支笔,也不是来者不拒,阿猫阿狗都写,他也要认准了才写。所谓认准了,就是值不值得写。值不值又包含两重含义,其一,有没有可写的材料,即够不够档次;其二,回报如何?他是靠笔吃饭的人,白写的事他是不干的。
    譬如那天来了个叫丁艳艳的。一支笔看过她的表演,知道她是市舞协的理事,跳舞跳得还不错,就她这档次这知名度,写篇小报道还凑乎,但写专访,写大特写,似乎还不够分量。因此一支笔开门见山告诉丁艳艳:最近接了不少活,实在没时间写,建议她找报社记者写。
    丁艳艳并不生气。她笑笑说:“写不写你定,先听我说说,你会感兴趣的……”
    一支笔知道,如果丁艳艳开了话匣子,今天下午恐怕就做不成其他事了,急中生智的他,在接听一电话后,对着话筒说:“好,放心,我马上赶来,马上!”
    他借口有急事要赶到现场,站起了身。
    丁艳艳见他要出门,只好识相告辞。
    一支笔原以为丁艳艳碰了这次软钉子后会知难而退,不会再来!谁知三天后,丁艳艳又一次出现在一支笔工作室,可能是下雨天的关系,这回,工作室没其他人,清清静静的。
    丁艳艳一开口就说:“昨天是情人节,你一定很忙吧,送出了几束红玫瑰、几朵蓝色妖姬啊?”
    一支笔不知丁艳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调侃地说道:“哪像你,收到的玫瑰花大概开个花店也绰绰有余了,我嘛,有钱买几十元一束的玫瑰花还不如买只老母鸡炖炖。”
    “这么说,你没有情人?”丁艳艳脱口问道。
    一支笔意识到丁艳艳在套自己,如果答没有,她说不定就会缠他,缠上了很麻烦的。想到此,一支笔就淡淡地说道:“有是有,只是哪有像你们年轻人那样浪漫,老是花前月下的?”
    丁艳艳兴趣盎然地追问起了一支笔对情人的看法。她见一支笔吞吞吐吐,就感慨万分地谈了一通自己对情人的看法,听得一支笔一楞一楞的。
    临走,丁艳艳把一份个人材料、舞台照片等交给了一支笔,并深情地望着一支笔说:“我相信你会用心去写的,我也会用心回报你的。”
    鬼使神差,一支笔为丁艳艳写了一篇题为《穿上红舞鞋的丁艳艳》,而且发在了发行量颇大的《名城晚报》的“艺术人生”栏目,还配发了一张丁艳艳的舞台剧照。
    丁艳艳名声大振,她的知名度第一次越出了这个城市,走向了全省。
    也是巧,正好不久市舞协换届,丁艳艳就此当选为市舞协副秘书长,让某些人眼红得不行,都说一支笔帮了她大忙。
    丁艳艳当上市舞协副秘书长后,打了个电话给一支笔,带点神秘地对他说:“今晚我请你吃饭,红玫瑰酒吧,不见不散。”
    一支笔朦朦胧胧感觉有一种让他心动的东西在逼近。那晚,他特地理了发,洗了澡,换了西装,带了领带,神采飞扬地去了红玫瑰酒吧。
    丁艳艳已恭候在酒吧门口,她拉着一支笔的手,来到贵宾一号包房,进门时,突然响起了音乐声,推开门,一支笔呆住了,原来不是两人世界,而是一屋子人,这是个可坐16个人的大圆桌,看来他一支笔是最后一个到的。
    一支笔顿时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后来,酒宴上一桌人说了些什么,他竟都没记住。只听到好几个人对他说:“你什么时候也帮我们写写啊。”
    这后,丁艳艳再没找过一支笔,一支笔也再没找过丁艳艳。
    但有人传:一支笔是丁艳艳的情人。——《今日文艺报》总第105期第三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连接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合作单位
中国书画院文化部艺术发展
东方融媒
新闻访谈
红网
扬希雪官方网
红色文化网
中国产业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网
苑建国官方网站
中国榜书研究会
中国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网
新华财经网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组织机构
联盟成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相关操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