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联盟网

й???

《中外名流》第17期人物·探索:清词丽句 意韵留香

时间:2016-12-29 22:09来源:《中外名流》杂志 点击:

——诗人毛梦溪和他的歌词

         毛梦溪    民进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北京昌平文联名誉副主席、河南郑州师范学院兼职教授。出版有《雨过琴书》《遇到最好的自己》《幸好与你遇见》等诗文集13部,发行有单曲《分别别多久》、音乐专辑《红袖添香》,举办有“空港神韵——毛梦溪音乐作品演唱会”。

        毛梦溪的歌词意蕴深厚、诗意缠绵,字里行间常浸透着生活的哲思和人性的光辉。国务院参事、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称赞毛梦溪的歌词:“有真情,很美很顺畅”,“诗词功底相当不错”。《语文报》副总编任彦均称毛梦溪的歌词是“中国当代诗或歌缺少的格调”。
 
 
        仿佛一夜之间,毛梦溪的歌曲异军突起:2013年2月,他的贺岁歌曲《把幸福带回家》在贵州热播;之后,他的歌曲《你若在》,在“第五届‘多彩贵州’音乐作品创作大赛”中荣获二等奖,并入选“2013‘多彩贵州’歌唱大赛推荐曲目”;歌词《我们在这里》荣获中央统战部“同心颂”征文二等奖,《空港神韵:毛梦溪作品音乐会》在河南省艺术中心举办;2014年,为励志电影《背条大路回故乡》创作的同名主题歌,入围“美丽中国”十大优秀歌曲提名;最近又推出怀旧歌曲专辑《红袖添香》。
 
有过朦胧诗的美好时代
 
        诗与词,就像盛开在文学百花园中一对美丽的双生花,一株二艳,竞相绽放。自古至今,陶冶着中国人的情操。在流行音乐开始走传承古典诗词精髓神韵之路的当下,这股强劲的“中国风”必将席卷不远的明天,到那时,歌词不再是单纯的流行文化,重新回归“亦诗亦词,亦词亦诗”红袖添香的诗意时代。毛梦溪的词定将是这百花园中的一朵芬芳的奇葩。他的歌词诗意缠绵,字里行间常浸透着生活的哲思和人性的光辉。国务院参事、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张抗抗称赞毛梦溪的歌词:“有真情,很美很顺畅”“诗词功底相当不错”。《语文报》副总编任彦均称毛梦溪的歌词是“中国当代诗或歌缺少的格调”。
        与现下一些快餐词人、功利词人不同,毛梦溪的作词功底非一蹴而就、一日之功。他本身就是诗人出身,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当他还是个正值花季雨季的青春男孩,从未离开过湖南祁阳那个生他养他、满是泥土芬芳的小小山村,他的名字就以清新凄婉的爱情诗晓谕大江南北。以他为代表的一代少男少女,在那个年代,没有PAD、没有土豪金,更没有快男超女般一夜成名的金光大道,他们以青春特有的羞涩情感,以对未来、对爱情的美好憧憬,进入了“朦胧诗”时代。
        毛梦溪写诗,从乡村学校课堂教室的最后一排座椅,一路写到北京师范大学这座高等学府中文系的文学殿堂,老一代诗人臧克家非常欣赏他的才华,曾为他这个来自湖南小山村的年轻诗人的诗集亲笔题写书名《无语也夕阳》《烟雨风衣》。
 
        陈铎、阚君、宋雪、杜声显、王卫国、朱琳等著名艺术家在庆祝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70周年文艺晚会上,朗诵毛梦溪创作的诗歌《在正道上,我们这样走过》。
 
        大学毕业后,毛梦溪到《人民政协报》文化周刊供职,他以他诗人独有的触觉和味觉,以他细腻、执着的文学信念,用心经营着一方文化阵地。这期间,他出版有诗文集《崇高三品》《抒情的慢板》等数部。尤其是2009年,他推出文化问题专集《雨过琴书——对话文化与文化名人》。他的文学观也臻于成熟:“以沉默至痛的语言站进现实,以随意如水的歌声出离人群。”这也成为了他文化品格的真实写照;而“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也映射了他数十年如一日、默默留守文坛,甘为他人做嫁衣的文化人的操守。用毛梦溪自己的话说,就是:站进现实是一种批判态度,是文心的关键所在;出离人群是文人角色,是深入人群之后的出离。
 
从诗人到词人的华丽转身
 
        2009年,还是毛梦溪关键的一年,有人形容他实现了从诗人到词人的“华丽转身”。我觉得,与其说是“转身”,还不如说是从一个诗人到词人的艰难蜕变。他的第一首成名词《分别别多久》,仿佛也道出了他这一蜕变完成的时间之久与道路之艰:“分别别多久,夜不寐,转身三秋竟苍凉;分别别多久,思无绪,过眼良辰亦成伤。但愿此去别后,心相知人常聚,地久天长。”(《分别别多久》)
        从毛梦溪的诗到毛梦溪的词,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一个年轻诗人到一个醇熟词人的成长历程。从“伤害一个人/如同被伤害一样/去了/就不能完整地回来”的轰轰烈烈,到“岸在走,水在流,凝眸灼热能多久,做个平实爱你的人,如水若岸,为爱不绝缠绵厮守”的平实淡然。刚过不惑之年的他,也将他爱情观、生活观的成长,带入了他的作品。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笔风已经从多愁善感、容易被伤害,走向老练与沉稳。曾经朦胧、可望而不可及的爱情,就如“昨夜枕上的新月”,“每一片眷恋都能打湿曾经的故事”;而今“冬已远春江暖荷婷柳岸”,心中的爱人就像淳朴而优美的“春江水”“乌篷船”,暖暖地湾在身旁。曾经风花雪月、烟雨江南,而今经历了世事的磨砺、阅过了人间的纷纷扰扰,他的词非常优雅地贴近生活、贴近我们。
 
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吴碧霞在演唱由毛梦溪作词的
《我们在这里》。
 
        尤其是2012年从贵州毕节挂职回来之后,他的创作更加贴近现实,更加关照普通百姓的现实生活。他一年挂职的感受,就是“深度扶贫当是文化的扶贫”, 到了试验区,看到了与其它地方非常不同的美——毕节的优势在于原生态,目前最完好的,就是生态。词人毛梦溪,挂职毕节市市长助理兼金沙县委常委、副县长,行走在云贵高原乌蒙大地之上,他无法用语言表达心中对这片土地的厚重情感,他就拿起手中的笔,以歌唱的形式,朴实优雅地唱出了“同心工程”之歌:“花儿在阿西里西,依次绽放夜郎的宁静;虫鸟在洞天湖地,自在唱起澄澈的歌声。”“心儿在支嘎阿鲁,精彩演绎明天的憧憬;青春在花海鹤乡,尽情放飞燃烧的激情。”“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在乌蒙大地,金山玉水地穿行。生命中总会有一些不期而遇,生命中总会有一些不胜荣幸。”经由贵州最纯粹的音乐人郑建安作曲的《我们在这里》,唱响了试验区原生态的宁静,唱出了前来试验区参与扶贫攻坚的人们的心声。
 
掩饰不住的人文关怀
 
        毛梦溪还非常关注贵州农村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的现状。当他看到好些房子空空荡荡,老人老无所依,孩子幼无所扶时,心中止不住地悲凉。但是从北京来,他更能体会到外出打工被称为农民工的无奈与艰辛。他说:“农民工的家庭现实是,男人出来打工,女人为了孩子、老人,坚守在家;或夫妻出来打工,把孩子掷给老人。夫妻长期分居,或老弱相依现象非常普遍。目前,拖欠工资现象尚未完全杜绝,社会还谈不上关心到他们这些。”“我们的农民工为了生存、为了生活得好,他们在‘演绎’着各种各样的夫妻分离、各种各样的家庭破裂。他们的爱恨离别早已被喧嚣的社会所忽略、所淹没。”为此,他联手贵州青年歌唱家穆维平、安顺学院音乐教授熊黏创作了一个农民工系列歌曲。比如他在《守望》中写道:“镰刀和犁耙放在院墙,背起行囊远走他乡,带着希望,带着梦想,一路走来一路的迷茫。”“好久没有背着孩子上学堂,好久没有孝敬爹和娘,谁在村口无助地守望,守望来年明媚的春光。”比如在《回家的路》中写道:“就这样忍受分离,就这样孤守两地。乡村的月光越遥远,思念的心就越靠近。就这样忍受分离,就这样孤守两地。城市的灯光越明亮,回家的路就越迷离。”
        一年毕节人,一生毕节情。一年挂职,毛梦溪为毕节试验区创作了十六、七首美丽动听的歌曲。以他诗人出身的本分、词人创作的良知,为他行走过的土地效力,为他深爱、记挂的人们歌唱。自古诗人重情,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有“洞天湖地”“花海鹤乡”之美称的毕节试验区已经融在了他的生命里。
 
“空港神韵——毛梦溪个人作品音乐会”后与全体演员合影(二排左八)
 
        毛梦溪作词,清丽婉转的外表背后,是他对生命的真实感触与情怀。很多人非常喜欢他的《你若在》,听过的人也无不泪水潸然:“你若在梦还在,红尘滚滚也精彩;你若在爱还在,人海茫茫真无奈。看人生约定谁终定?又有多少爱,可容人慢慢等待?”这首歌是毛梦溪为缅怀作曲伙伴、黔东南著名音乐人郑建安先生而作。谈到郑建安,毛梦溪动情地说:“晚上九点多我们通过话,11点多他到家后给我留过言,第二天上午8:48还给我发了QQ抖动,电话过去便无人接……”这最后的生命信息传递,让毛梦溪感怀生命的脆弱和世事的无常。如是月余,一直不肯相信郑建安离去的毛梦溪,在郑建安去世后头一个生日的前夜,终于忍受不住写下了《你若在》。”
        杜甫在《戏为六绝句》中,曾经道出过他对诗词的看法:“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清词丽句,意韵留香,似乎是对当代词人毛梦溪诗词作品的最好诠释。从青春期对美好未来懵懂的憧憬,到对当代诗词的成熟理念;从对秋风、对新月的朦胧摹写,到对现实、对百姓生活的现实关照与人文关怀,我们看到了一代词人的最可贵之处,也感受到了当代中国词坛与流行乐坛非常稀缺的正能量。——《中外名流》第17期人物·探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二维信息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